思君颜ぉ

【韩叶】believe me or not

臣不语【高三淡圈】:

☆甜饼,ooc,大赛之后某天大概?微all叶,不知道写的啥


☆爱看不看【注意态度啊辣鸡写手!】


没有人知道沉稳地坐在座位上的霸图队长心里其实在接受无与伦比的煎熬,也许是酒精和周围乱糟糟却又其乐融融的环境的影响,也可能是因为他早就想这么做了,他很想看着十多年的宿敌不挪眼。


但是他知道不行,当初的小狐狸长成老狐狸之后感觉十分敏锐,他的视线甫一停在叶修身上,这人就会用眼角余光瞥他一眼,而他的座位又巧妙地与他的目标错开了,让他无法用余光打量这位出国拯救中国荣耀界的宿敌。


宿敌。韩文清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念着这个词,一种让他烦心的甜腻在嘴里绽开,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叶修,叶修身边围着一群人,黄毛小屁孩正在喋喋不休地说些什么,叶修撇了撇嘴角,好像感受到他的视线,扭头对着他笑。


这是犯规的。韩文清想着,眼神一凝,把旁边凑上来打招呼的苏沐橙吓得一懵,随后她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年纪大了插不进话吧。”


“嗯。”


“我刚刚看见王队给微草的队员端饮料呢,”苏沐橙从桌上拿起一杯橙汁,“韩队也要和队里的新鲜血液多玩耍啊。”


“新人要学会自己成长。”韩文清用他独有的严肃又有威慑力的语气说,他往刚才的地方看了一眼,叶修已经不在那里了。


苏沐橙噗地笑出来,“就像小孩子要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吗?”随后她的眼睛忽然亮起来,脸上的笑容更盛,盯着他身后看。


韩文清的背脊一下子绷紧了,尽管他本来就将背挺得很直,一只滚烫的手捂在他眼睛上,他不等那人开口,喊道,“叶修。”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个名字用了他多少力气。


“这就没意思了啊,老韩怎么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叶修坐到韩文清旁边,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又摸了摸口袋,空的,“老韩有火吗?”


心里是有的,韩文清想着,伸手把烟拿过来摁在烟灰缸里,“不许抽烟。”


叶修有点心疼,“还没抽呢。”委委屈屈地看着韩文清,“老韩过分啦,霸权主义。”


是啊是啊我霸权,韩文清捂住脸,耳朵微微泛红,“不要死缠烂打,有点前辈的样子。”也不要这么看着我,可爱,想日。


忽然背上贴了一块热源,一只有些苍白的手晃晃悠悠地往他胸口摸,他屏住呼吸,叶修的鼻息一下一下打在他的脖子上,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叶修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听起来好像隔了一层雾,“老韩你这不是有火的嘛。”


心里当然有火,火大了去了,韩文清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把叶修从背上弄下来,蓦地闻到一股酒气,“你喝酒了?”


叶修好像还不太清楚状况,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应了一声,声音就像从鼻子里哼出来的一样,软绵绵的。


“你要不要先回酒店?”韩文清的耳朵又开始发热。


“唔。”叶修拽住韩文清的袖口,“走吧老韩。”但是两个人都还坐在椅子上,叶修挣扎着站了起来,啪叽一下摔了回去。


好可爱,韩文清抹了把脸,把叶修扶起来,“怎么像傻了一样。”


两个人走一步滑一步地出了宴会厅,外面的风雪糊在脸上,叶修缩了缩脖子,伸手解韩文清的围巾,裹了一段在自己脖子上。


“就像那年一样。”叶修的声音闷闷的。


“嗯。”


“我如果去霸图找你,你会不会收留我?”


“嗯。”


“可惜霸图太远了,算了吧。”


“我可以去接你。”


“还是算了。”叶修笑起来,“我还想杀回去呢。”


“……嗯”


“有段时间我总是梦见嘉世倒了。”


“你要是不走就不会倒。”


“那不一定,”叶修叹气,“要是把邱非他们带大了就好了。”


“他不错。”


“我知道,”叶修微微昂起头,“我带的孩子里,他是最好的。”


韩文清心里有点发苦,不想接话,干脆直接把叶修抱起来走,叶修没有挣扎,窝在他怀里寻了个地方就睡了。


“倒是心大。”


怀里的叶修不是是睡是醒,喃喃道,“老韩嘛……”


太甜了,发腻,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光是怀里的叶修这个说法,就能绽出甜味,他紧了紧手臂,应了一声,“嗯。”


老韩带着老叶给大家伙拜个早年啦!【bu】


完了我不是个年更文手了OTZ


三姨太生日快乐,生贺晚了一天但看在我还能写出东西的份上麻烦你签收一下。 @绿帽集团CEO

评论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