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all叶】叶领队的发型问题

🐚螺——逆飞飞我cp:

#论一下叶神的发型问题#
#叶Siri系列#
#国家队的傻白甜日常#
#ooc,私设,bug属于我,苏属于男神#
#酷爱去给修修投真爱票嗷~#




part.1


"叶修,你是不是头发长了。"


在跟唐昊孙翔聊下次比赛注意的问题时,孙翔突然开口问了一下,声音不大但是训练室的人都听到了,眼神都往叶修的头发上去,打量了一番确实是挺长了。


"扎眼睛了吧,让你不去剪,要不要给你找个夹子。"张佳乐调侃。


"好像是没见过叶修去剪头发。"李轩说。


叶修摸着自己的三七分刘海,有点遮住眼睛了,是该剪短一点了。


只不过……这山高皇帝远的,叶修真的觉得没办法跟外国人沟通一下要剪成什么样子。


他有点怀念以前在h市那家发型店了。


不找他办卡,还剪得刚刚好,剪完之后还跟没剪过差不多。


这才是发型师的最高境界。


part.2


叶修从小就不喜欢剪头发。


任凭老妈用冰淇淋诱骗他乖乖坐在发型师面前,他也不为所动地继续闹腾。


时常见到叶秋舔着冰淇淋,而叶修则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他。


在那个五岁的年纪里面,好吃的东西则是正义,但是在叶秋的世界里面,哥哥的笑容是最美好的,比冰淇淋还甜。


所以到最后,都是两个人一起吃着一根冰淇淋,叶妈妈见了也只好放弃坚持了。


叶修最后还是学乖了,没有挣扎也没有继续反抗发型师将自己的头发剪短。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在和叶秋玩过家家的时候,小朋友都让叶修做女孩子。


在那个五岁的年纪里面,男孩子和女孩子的界限特别微妙,认错性别也挺正常的,好死不死叶修因为长得不错,再加上头发又长,所以连老师有时候都会认错性别。


可爱的男孩子还是很受欢迎的,每次看见有一些男生拿着糖讨好自家哥哥的时候,叶秋总想将糖扔到地上踩碎。


叶修当然没收:"我妈说,不能乱吃其他人给的东西,叶秋,该回家了。"


叶秋这才松了表情,再加上哥哥过来牵自己的手,小孩子的心立马就满足到不行。


part.3


如果不玩"新娘游戏",估摸着叶修应该会更晚意识到剪头发的重要性。


那个时候班级里面平时经常和叶秋一起玩的男孩子们突然想玩抬轿子的游戏,便突发奇想让叶修做新娘子。


叶修坐在两个人搭起来的轿子里面宛如个大爷一样,丝毫没有自己变成新娘子的意识。


叶秋看着轿子上的叶修,觉得真的很不安全然后就在边上护着,想他摔下来至少有自己可以垫背。


安全到达目的地之后的叶修,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以后我要做新郎官,这轿子太不舒服了。"


叶秋笑了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修亲了一口。


"这样子就可以了吧。"叶修说。


叶秋不是没被叶修亲过的,只是这次有点不一样,他是自己的"新娘子"。


叶秋的脸等到回家才没那么烫。


"以后我做新郎官就可以在旁边保护你了。"叶修悄悄地跟自家弟弟说。


叶秋也没顾着反驳,脸又红了。


为了当"新郎官"然后去剪头发,这个幼稚的理由倒是让叶修和叶秋记到了现在。


一个觉得丢人。


另外一个则觉得,自己当时为什么不亲回去呢。


part.5


中午国家队训练结束之后,众人便讨论起这个事,而苏沐橙则递了个发卡给叶修应急。


"去华人街那边试试看呗。"方锐看着对面把头发夹上去的人,这发卡还是个小草莓的形状,跟叶修的外表形成了一个反差萌。


"诶我知道,"黄少天也想起来了,"有一家发型店还是g市那边的人开的,我上次剪头发就是在那儿,挺不错的。"


叶修顿了顿:"行吧,那晚上过去看看。"


"怎么了?"吃完午饭后,喻文州凑到叶修身边问。


"什么怎么了?"叶修望天。


"是不想去剪头发吗?"张新杰也问。


"你们两个怎么看出来我不想的。"


喻文州笑了笑:"你做事一向干脆,如果要剪,下午就可以去了。"


张新杰也点点头。


叶修挠着头:"我这不是……怕剪太帅把你们比下去嘛。"


两人都笑了,感情是怕剪得不好看。


part.6


叶修的确不是个磨磨叽叽的人,至于为什么有这种担忧还得联系到第一赛季开始时发生的事情。


那个时候刚好杀马特非主流的风气盛行,所以发廊师傅都是会剪那些发型的。


叶修和吴雪峰刚好去了皇风打比赛,因为两人都想去剪个头发就索性就和郭明宇一起去那边的发廊。


只是没想到吴雪峰和郭明宇刚洗完头出来,就见到小斗神被剪成了齐刘海,还是非常短没得补救的那种。


那个傻楞的样子让郭明宇笑到差点上医院。


叶修也觉得挺无辜的,也没想到这里的发型师只听得懂方言,自己比划了一两下就直接开剪了。


"叶秋你真心脏,你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冠军吗?"郭明宇回去的时候说。


叶修带着顶帽子,眼神犀利:"什么继承,你有冠军吗?"


"明天把他打趴,给你消消气。"吴雪峰提议。


郭明宇跳脚。


之后回到嘉世,队友都会揉一下自己的头发,叶修简直有种剃光头的想法,所以一留到一定长度,他就跑去剪回了原来的发型了。


想到那次经历,自己就有点后怕。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的头发都是在h市的同一家店里面剪的。


part.7


有这种小心思的叶修还挺可爱的。


王杰希在午休的时候,拿了一把剪刀走到叶修的床边:"要不我帮你剪个?"


"你还真的是村口王师傅啊。"叶修拿下嘴里的草莓棒棒糖。


"我都是自己剪的,你试试看?"


"行吧。"踌躇了一下,叶修点点头。


王杰希握着剪刀,看着面前闭上眼睛乖巧的人,偷偷地往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不小心碰到的。"


这种触感让叶修睁开眼就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睛,仿佛有种窃喜和期待。


"哦……"


他还能怎么回答,亲回去吗?


王杰希一边帮他剪头发,一边看着那个人脸上的小细节。


很可爱,这个人。


用可爱形容一个男人是有点不太妥当,但是对于这个人来说,身上的草莓糖果的味道和头顶的发卡很搭。


王杰希握住一小簇头发,觉得这个人跟粉红色也挺搭的。


咳,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请省略。


王杰希觉得空调温度是不是太高了,居然降不了突如其来的邪火。


剪好之后,叶修看了一眼,满意地点头:"不错不错,王师傅果然厉害。"


还有更厉害的地方呢。


part.8


"睡着了?"肖时钦本来想叫两人去训练室,结果就看见叶修躺在床上睡着了。


"帮他洗了个头,然后就舒服到睡着了。"


这种有歧义的话……让肖时钦在心里面翻了个白眼:"吹干了吧。"


"嗯,走吧,别打扰他了。"


出去之后,肖时钦没头没尾来了一句:"我不会放手的。"


"我从来也没这个打算。"王杰希笑。


part.9


喻文州虽然身为队长,但是他基本没怎么去和其他国家队里面的人打过交道,基本都是叶修在帮忙自己打点外面的一切,一来觉得没必要,二来是想让国家队队员专心比赛。



最近一向由叶修处理的国家队官方邮箱突然收到了一个匿名信,这信应该是发给叶修的,里面的内容大致是在警告他别太得意忘形。


虽然喻文州的性格一向温和,只不过收到这种信他真的想把写信的人暴揍一顿,同时也很担心叶修的会发生什么事情。


前段时间叶修为了他们已经跟上次耍心机的队伍关系搞僵了,现在又收到这种信,喻文州很难想到那个人是怎么熟视无睹地将这些事情一个人承担下去。


随着荣耀的发展,赌一下队伍的输赢这种事情也自然存在着,现在国外这边还明面开设了赌场。


……可能还真的有一些人抱着不好的想法啊。


担忧是被叶修安抚下来的。


叶修在喻文州发呆的时候就站在身后,剪了头发之后这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睡醒了?"喻文州转头说。


"啧啧啧,这恐吓信写得真没水准,还不如老魏写的呢,估计是用谷歌用英文翻译过来的。"叶修摇头。


喻文州笑:"小心啊。"


如果你有事我不会放过他的。


叶修摸着下巴:"不会有事情的,这家酒店上上下下都是我弟给我准备的保镖来着,你们放心打比赛就好了。"


叶修并不想让他担心。


"发型不错。"喻文州转移话题。


"不跟原来一样嘛,王杰希剪的,我现在才觉得这货挺神的,还会按摩。"


喻文州一边笑着听完,一边默默想,自己要不要也去学一手这个技术活。


END


心态爆炸,想要个红心蓝手评论回个血。


明天考试,希望一切顺利,回来给你们发糖吃。

评论

热度(2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