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all叶】军校生的二三事

🐚螺——逆飞飞我cp:

#又名我的同学有毛病#
#补档#
#ooc,私设属于我,苏属于我#
#军校生设定#
#乱七八糟也不知道当年自己在写什么#
一发完


part.1


“叶修,”沐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再不醒过来,吴老师就快过来了。”


“……”叶修无动于衷地继续和周公聊天。


吴雪峰走进学堂,就看到了还在睡觉的叶修。


突然觉得,这个学生在这样一群画风严谨的军人里面,还真是说不出来的违和呢。


吴雪峰自然是没有说什么,把教科书放在讲桌上,便看到一秒鲤鱼打挺的某人。


“……”苏沐秋已经无法形容叶修这种状态了。
“看什么看,听课。”
叶修刷刷地在纸上写下这行字。


“好嘞,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沐秋在纸上回道。


军校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在这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地方,男人与男人之间往往会产生友谊之上的感(ji)情。


为了阻止这种不正之风,荣耀军校的校长冯宪君可是把学校的校草当做宝物,如果忽略了周泽楷看刺头叶修那闪闪发光的双眼时,我们敬爱的冯校长还不用吃进口的救心丸。


“叶修,苏沐秋射击成绩共一百环,共列第一。”


吴雪峰在成绩栏上写了两个大大的A+。


“张佳乐,表现得也很不错,在刚刚的扫雷行动中用时最短。所以这次月结训练中的第一名有三位,希望其他同学也像他们一样,能够大放异彩。”


放学后的路上——


“困死了。”叶修懒懒地打了个呵欠,“回家补觉去。”


“我说叶修,你昨天晚上去干什么坏事了,一天到晚地打瞌睡。”


“乐乐你就不要管了,”叶修伸了个懒腰,手恰好伸在张佳乐的背后,于是默默地拽了拽那条小辫子。


“我靠,叶修你神经病啊,”张佳乐拍开他的手,有些炸毛地看着他,“很痛的,你知不知道。”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就痛,以后怎么保家卫国。”


“得了吧你。”


“阿秋,你还要在后面慢慢爬到什么时候,看谁这次比较快回去,慢回家的那个人要负责周末的清洁工作。”


话音刚落,叶修便跑没影了。


“……还真是没有下限啊。”张佳乐摇了摇头。
“不过我喜欢就够了。”沐秋笑着走过张佳乐的身旁。
“……你也是没节操的一份子啊。”张佳乐看着苏沐秋背影。


“其实,我也是喜欢的。”


想起叶修陪自己练习枪法时的专注,自己似乎就是从那个时候不对劲了。


虽然总是被他吐槽,但是却真的很用心去帮助自己。


part.2


“报告——连长,二连的人朝你宣战了。”


叶修叼着一条麻花:“比什么?”


“比生存模式。这个是宣战书,请过目。”


“这么客气?”


“啧啧,居然说我作假,还说得有模有样的,这封信是谁写的?”


“二连的副连长张新杰。”


“你是说那个带眼镜的那一只?”


“是的。”
“很好,我知道我是和谁比了,陆仁贾,再探。”
“是的,连长。”


“听着你们的对话,我觉得你们真是个脑残。”张佳乐满头黑线地听着这幼稚的对话。


“附议。”苏沐秋默默擦了一滴汗。


“啧,你们这是在嫉妒没有人朝你们宣战。”


张佳乐,苏沐秋:“……”


这个有什么好嫉妒的(掀桌)


关于“宣战”这个名词,可不是一起来看雷阵雨里面的宣战。


宣战的双方可以用各种方法取得胜利,但前提是不可以伤害对方,否则校方会进行开除处理。


取得胜利的人可以让败者做一个月的免费劳动力。
所以,很少人无聊到踢铁板。


part.3


在学校的后山训练营——


“就知道是你。”叶修看到对方似乎一点也不吃惊,“你怎么这么无聊啊,韩文清。上次输了还不长记性,当免费劳动力上瘾了。”


此言一出,二连的小伙伴们不淡定了:“干他爷爷的,连长。”
“叶不修,要不是你上次耍花招连长不可能输的。”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的确,上次前辈如果不用特别手段,赢的就是连长了。”


“什么特别手段啊,我这叫战术,雪峰老师明明白白说着呢。


“行了叶修,开始吧。”韩文清不耐地制止了叶修的垃圾话。
“老规矩,先到的人赢,没问题吧。”
“恩。”


比赛结果,有些出人意料,居然是双方互相搀扶地走回来了,而且十分狼狈。


“先不要扶我,”叶修摆了摆手,“韩文清被蛇咬了一口,快送去医务室。”


苏沐秋并没有听叶修的话,走过去把他抱住:“你帮他把毒血吸出来了?”


“人家当时晕了,我总不可能见死不救吧。不行了,老子有点晕……”


后来的事情,有惊无险地解决了,韩文清和他中的毒得到了及时的解决,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只不过他被苏沐秋公主抱整个学校都知道的事情,他真心不想说什么了。


真是人衰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只不过因为这件事情,苏沐秋被人宣战的事情一下子多了起来。


据说有同班的张佳乐,三连的肖时钦,以及低年级的周泽楷和孙翔,方锐……


“嘶,叶修你这个药酒擦起来怎么疼,轻一点!”


“本大神为你擦药酒你还嫌疼,药酒是雪峰哥给的,他说这个虽然疼,但是好的快,你就知足吧。”


吴雪峰,你……也心脏啊。


呵呵,叶修的战术思想都是他教的,吴雪峰的心能够干净到哪里去。


“我真是痛并快乐着。”


“你自言自语些什么。”


“我让你轻一点,你怎么揉这么用力。”


“不用力,瘀血能散?”


part.4


孙翔刚刚入学的时候是属于那种中二晚期的青年,当初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到了军校,获得了不少的称赞,然后就习惯性地放飞自我了。


“我叫孙翔,你们可以叫我翔哥。”


新生入学典礼上,孙翔以学生代表的身份上台演讲,自我介绍就是这样的狂拽吊。


于是,我们的叶神就这样笑喷了,虽然已经努力地控制自己的音量,但是还是让他身旁的人都听见了。


尽管后来孙翔的演讲是多么的正直勇敢,思想觉悟是多么的高,也无法让叶修停止抽风的肩膀。


然后就传出了叶修取笑孙翔的流言了,虽然当事人之一的叶修声明自己当初绝对不是在取笑他,但是孙翔这位娃还是和叶修结下了梁子。


某一天,孙翔终于见到了叶修,当时恰好是两个连在一起上枪法课,孙翔于是就走到叶修面前。


“比一比?”


叶修抬起头看着这位小伙子:怎么这么面熟?


“好啊。”


最后,孙翔就差了叶修一环,叶修险胜一局。


然而孙翔觉得叶修一定没有出全力,所以信誓旦旦地说以后一定会打败他的。


这时叶修也终于想起了这位年轻人到底是谁了,“翔哥,你好啊。”


“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才知道我是谁吧!”


“翔哥,你大人有大量,我不想和你比。”


“不行!”


“翔哥,你真霸道。”


最后就发展成全学校的在喊孙翔叫做翔哥了,但是此时的孙翔只是在钻研如何打败叶修而已。


part.5


周泽楷当时也是学生代表,所以刚上台就听到一群女生在尖叫。


只是他的演讲非常非常短,某些妹子还没有仔细看他的样子,周泽楷就已经回去座位了。


“周泽楷,会努力,希望大家也努力。”


这十三字成了所有人听到周泽楷所说过的最长的话,额,除了一个人例外。


“叶修,你到底把我的书签扔到哪里去了?”苏沐秋找了半天都没有发现自己的书签到底放在哪里去了。


“紧张什么,那个不也是我送你的,到时候我买一个赔你不行吗?”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叶修也跟苏沐秋一样匆忙地翻着书,毕竟那个书签有些意义非凡。


“糟了,上次我去图书馆那里借了一本书,搞不好放那里去了。”叶修抬起头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朝叶修扔了一本书:“快给我找回来!”


“靠,”叶修摸着额头,“苏沐秋你好毒,疼死我了。”


苏沐秋听到叶修这样说有些紧张:“你不会吧,敲到那里我看看。”


结果苏沐秋刚靠近就被叶修用一本书糊了一脸,“礼尚往来,我闪了。”


“叶修,你晚上不要想我给你做饭了!”


part.6


周泽楷翻着一本书,静静地坐在图书馆的窗边,阳光照射下,仿佛形成了一个光圈,简直是天使降临人间啊。


任何人都不敢打扰这一副美丽的画面,就请让我们静静地犯个花痴吧。


叶修问了一下管理员,发现上次借的书已经被人借走了。


“是谁借走的?”


“我看看,嗯……是新生一连的周泽楷。”管理员翻了翻记录回答道。


“他人呢?”


“好像还没离开图书馆,你进去找一下吧,最帅的那个就是了。”说完还不忘犯个花痴。


叶修朝管理员摇了摇头,就去找小周了,自己这个万事通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人。


张望了一下四周,叶修发现了在一个空旷的区域内坐着一个人。


“小周?”叶修凑到周泽楷的面前,小声地说“你能不能借我看看你的书。”


“?”周泽楷点了点头。


翻了翻后发现,里面压根连一张书签的影子都没有,叶修有些郁闷地把书还给周泽楷。


“前辈,要帮忙吗?”周泽楷见到叶修有困难,便想帮帮他。


“小周,你有没有看见一张木制的书签,还有一点香味的那一种。”叶修压低声音向周泽楷描述着。


“没有,可以帮找。”


“那太好了”


结果翻了一个钟头也没有什么收获,只好离开图书馆了。


叶修叹了一口气:“估计是被人拿走了。”


“前辈,不要难过,”周泽楷安慰道,“我可以送你一样的。”


“没事,没了就没了,到时候重新做就行,麻烦你了。”


“不麻烦,”周泽楷看着叶修,“前辈知道我?”


“我听管理员说最帅的人就是你。”叶修调侃。


⁄(⁄ ⁄•⁄ω⁄•⁄ ⁄)⁄。


叶修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刚刚你说了十四个字啊,打破记录了……咦,小周,你脸红了,怎么了吗?”


“没,热。”


最后书签是被苏沐秋自己找到的,原来他把书签放在床边的一本书里,气得叶修几天没理他。
苏沐秋:我好无辜。


part.7 


方锐虽然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都是却也有他独到之处,依靠这个独到之处,方锐在新生连混得那个叫风生水起。


这个独到之处叫做:猥琐。


虽然感觉非常神奇,但是这个真的是支撑着新生二连的所有人不被一连压一头的唯一方法。
一连有周泽楷和孙翔这些非常优秀的新生,然而二连的人虽然水平差不了哪里去,但是却没有多少拔尖的人。


于是,方锐运用了各种猥琐的方法最后也能够和他们两个三足鼎立。


每次这样都会被其他人说胜之不武,方锐却一点也不在乎:我不走后门,不耍阴险,有什么胜之不武?


“这个只是我赢的方式而已。”


猥琐只是一种态度,决定不了一个人的品格。


后来,转过来了一位新生唐昊,让二连的人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但是方锐却受到了唐昊的排挤。


别人怎么说也无所谓,但是方锐从来没有想过会被二连的人排挤,所以只好郁闷地蹲在湖边散心。


叶修那个时候正在湖边钓鱼,鱼竿一动,叶修往后一甩一条鱼就在草地上扑腾了,然而这一甩却也恰好掉在了方锐面前。


“见者有份。”方锐摇了摇手中的鱼。


叶修只好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行。”


两个人把鱼烤来吃后,抹了一把嘴巴。


“照你这样说,就是别人看不起你的猥琐?”


“恩,你说郁闷不,以前我所做的努力都报废了吗?”方锐心痛道。


方锐:这鱼真特么少,根本不管饱。
“那你告诉他,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叶修也觉得不够吃,“要不咱们再弄两条?”
“行啊!”


“人家指不定能够和你一样,你能的别人不一定能,毕竟这个也是战术的一种。”


“叶修,你吓跑我的鱼了!你那一条还得分给我。”


“你鱼竿没动,哄鬼啊。”


“线动了!”


“呵呵,你的线什么时候没动过?”


于是我们可爱的冯校长看着日渐稀少的鱼,默默地吞下救心丸:你们没看到旁边这么大一块禁止捕鱼的牌子么?


end

评论

热度(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