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all叶】不是很懂你们一天到晚对着领队想什么

Katsu°:

给这个 @半湖残酒——此度见花枝 超温柔超可爱太太的生贺!眉毛毛生日快乐!么么啾!


又是国家队午休talk系列。


傻白甜ooc私设这些全都有。






【正文】




午休时间,领队开会。




没有乐子,没有荣耀,更没有叶修。




一众宅男好像突然失去了梦想,一个个瘫在会议室的沙发和地毯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消消乐连连看泡泡龙这种闲得蛋疼时才会玩的游戏。




两个妹子倒是悠闲自在,嗑着瓜子翻着微博,看到有趣的再凑一块叽叽喳喳讨论一番。




“哎这个!来来来汉子们,问你们个哲学问题啊!”楚云秀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兴奋起来。




“你们喜欢叶修什么?”




顿时会议室干咳声一片。




孙翔第一个反弹,“谁喜欢叶修那家伙啊!”




楚云秀做了个sit down的手势,“说这话前要冷静,你看你脸红的,我跟你说傲娇受没前途啊。”




“呸,谁是傲娇受,翔叶不是叶翔好吗!”




“……”顶着一片“没想到你是这样孙翔”的目光,孙翔面无表情地别过脸,“你继续。”




“秀秀!是不是叶修应援会的那条你是叶修什么粉的投票微博!”苏沐橙刷新了微博的特别关注,第一条就是。




楚云秀点头,“对啊,据说票数高的还有相关福利。”点进去看了一下目前的最高选项,楚云秀意味不明地啧了两声,“有时候真不太懂他们年轻人在想什么。”




“最正常的应该是……”




“老公粉吧。”




李轩歪着头皱着眉,看向一本正经的方锐,“最正常的不应该是技术粉吗?你那个哪里正常了?”




“那我问你,你是想当老叶的老婆还是老公?”




“老公啊。”




“那不就得了。”




李轩眉头一皱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




“等等,我是直男啊!”




“轩哥儿不要担心,就算你不是国家队唯一的直男了,你还可以做国家队唯一的深柜!”楚云秀认真严肃地握拳给李轩比了个“加油”,然后和苏沐橙科科科科地小声笑成一团。




“……”吸气,呼气,那是妹子,是女神。李轩催眠了自己,再接再厉道,“除了技术粉,还有一个很正常的就是……”




“声音粉。”




“等等,难道不是精神粉吗?”这次张佳乐说的还有点正常,但李轩依然不解,“你看孙翔,那妥妥是被精神感化的啊!”




“你的精神感化就是见一次打一次?那真的好感动哦,我都要哭了。”




听着苏沐橙的话,孙翔心疼地抱着自己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不过……叶修那家伙的声音的确挺好听的……”




孙翔想起有一天大晚上叶修把他拎去领队房间开小灶。




明明是自己叫他来的,却看着看着视频,讲话的声音就低了下去,困得脑袋一点一点,最后干脆枕在了他身上。




“我就睡一会儿……等会儿叫我起来啊……”




叶修趴在他耳边这几乎是气声说出来的话真是要死了。有点酥软又有点色气的声音裹着呵出的热气钻进他耳朵里,简直……




刺激。




“噫,孙翔你想什么呢,笑得跟思春似的,是不是联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妈耶你这个人背着我对我的老叶干了什么!”




孙翔回过神立马变了个脸,拍开黄少天在自己眼前瞎晃的手,“去去去,我什么都没干!是他自己诱惑我的!”




“呸,你就放屁吧!”




“嗯……”周泽楷不知道是想表示赞同还是什么的,但因为表述能力欲言又止,最后干脆闭嘴。




喻文州善解人意地cue周泽楷,“周队,你呢?”




周泽楷大概是没想到还会cue到自己,眨巴着眼组织了半天语言。




“都喜欢,但,颜粉。”




肖时钦听这话一抬头,也是欲言又止,半天才憋出一句,“你是他颜粉听着真玄幻。”




“就……”周泽楷眉头一皱。




叶修的确好看啊,好好把胡子刮了看起来妥妥嫩了好几岁,五官虽然不是特别精致,但也非常可以了,组合起来看着很舒服。而且“一白遮三丑”嘛,他没什么丑可遮的还白到反光。




周泽楷还观察到叶修吃饭的时候尤其好看。叶修吃饭有个就用一边牙的毛病,这就导致很多时候他的脸颊会鼓起来一块,随着他咀嚼的动作活动。




白白嫩嫩的,周泽楷不想戳,想咬一口。




还有,可爱,想日。




但是上面一百来字的东西周泽楷是万万说不出来的,最后“就”了半天,眼睛亮亮地憋出两个字——




“好看。”




什么都包括了,但又仿佛什么都没说。




十分周泽楷。




“喻队?”冷完场后,周泽楷又把球给喻文州扔了回去。




至于为什么不给黄少天,这个都知道就不说了。




“我啊……”喻文州浅笑着低声沉吟,也不知是卖个关子还是真的思考。




“我当然是粉肉体了。”




“……”暴风雨前平静了几秒,然后会议室炸了。




叶修倚在只有肖时钦和周泽楷能看到的门框上,看着黄少天和张佳乐为了自己到底是锁骨诱人还是耳垂诱人展开了枕头大战,啧啧称奇。




现在的年轻人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听听这都是什么污言秽语?方锐连他上回穿拖鞋没穿袜子露出的脚趾头都不放过。




噫。




“说起来啊我还是最喜欢老叶的屁股!不觉得形状特别圆润美好吗!而且肯定又软又白,跟大白面馒头似的!啊好想咬一口啊……”




“你这话……很有道理啊!”




看着整个会议室都沉浸在咬自己屁股的幻想中,连两个妹子都直摇头感叹自己“可恨不是个汉子”,叶修一脸微笑面对人生地转身离开。




我必须得走.jpg






end.




十分肤浅狗气的一篇,但这不重要,我就是借着这个和你说声生日快乐啊!





评论

热度(2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