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平叶】穷的只剩下钱和富的只有钱

sanagi:

叶修想掏口袋抽烟,一个鼓鼓囊囊的钱包顺手掉了出来。






钱包是灰色的,两折的,上面隐约有不少个驴的拼音,叶修知道那是个很有名的牌子。




但是,烟呢?






打开钱包,里面有一叠红色毛爷爷,掂量了一下差不多5千,还有几张卡,有一张见过韩文清也有,好像叫什么,黑卡?






放证件的地方是一对光屁股的双胞胎宝宝照片。






叶修懵逼地站在北京南站的站台上。






混蛋弟弟!


我的烟呢?




————




孙哲平很郁闷地接到秘书送来的“不予批准”的起飞申请,特殊时期交通管制,你不能拿群众的生命安全开玩笑。




但是秘书很贴心地给孙总买了一张去杭州的商务舱——不颠不慢服务还好。






现在孙哲平站在站台上烦闷地来回踱步,仿佛每踱一步就能减少1分钟的等待时间。






他要去杭州过生日——找媳妇儿。






————






叶修坐高铁一般买二等座,少时会买一等座,商务舱从未想过。






原因是穷。






别说他家的背景,他自己是真穷,没房子,衣服就几件来回换,破了再买一样的,这次回杭州他连行李都没带。






也不是没行李,还有一个驴牌钱包,里面有张可无限透支的黑卡和一张宣誓地位的照片。




还有取票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买的二等座的票变成了商务舱。




远在办公室把玩烟盒的叶秋眯着眼听汇报,神藏功与名。






————






做商务舱的人少,孙哲平一路玩手机没抬头也没撞到人,到了车舱,他摸出票,对照了一下座次。




“抱歉,我的位子是窗户那边。”孙哲平提醒了走在他前面并在窗旁边坐下戴帽子的男士。




叶修听了一边心想“你当是坐飞机啊,还管窗不窗的”,一边站起身“哦,稍等”。




“媳妇儿!”孙哲平一看转身的那个人,哟,可不就是他的媳妇儿嘛!




“哈?”叶修和过来查票的列车员一同懵逼!



————


杭州




西湖酒店套房




“来,媳妇儿,给,我的生日礼物!”一脸餮足的孙哲平下床从随身的登机箱里拿出一个厚厚纸袋,打开往床上一撒。






“你的生日,要给我礼物?”叶修躺在床上上气不接下气的,歪头试图看清了纸袋里的东西。






跟他钱包里最厚的那玩意儿一样,红色的,连号的,崭新的,带着银行联号。






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堆毛爷爷,心里掂量了一下差不多十万,可以买千机伞升90级要买的伞骨材料了。






孙哲平清清嗓子,爬上床很郑重地单膝跪下,“我也不知道送你什么”他又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个黑色绒盒,里面是一枚简洁的金戒指,“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他有拿出一张财产赠予书,“你嫁给我吧。”






赠予书的数字是……叶修抬头数了数,一长串的零。




这下把联盟一同买下也够了。




叶修小算盘打了一圈,这波不亏,使劲儿地抬起右手,朝孙哲平伸过去。






有钱,嫁!






另外,过会儿先给哥买盒烟,要金南京!

评论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