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all叶】我可爱的爸爸们

初叁那棵树:



★幼年修,养父子设定。给 @顾温辞  @一碗然酱 的点文,久等啦。


***


“起了吗?”王杰希边穿毛衣边下楼,凌乱的发软软散在额角,平添一分居家的温暖感觉。他理了理袖口的扣子,向一楼饭桌上吃饭的几个人询问道。


“还没,”喻文州见他下来,在厨房里又洗了个杯子拿出来,有些无奈地说,“一放假就赖床,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还不都是被你们惯的。”黄少天一边吃早饭一边吐槽,“现在胆子越来越肥了,我看没几天,就要爬到我头上来了。”


周泽楷顿了顿,望了他一眼,实在不想戳穿全家最惯着他的人就是黄少天这一事实。


“让老韩去叫他,”张佳乐一手撑额,一手搅着碗里的燕麦粥,“反正我们是喊不起来的。”


“该起了,”韩文清皱着眉站起身,“不吃早饭对胃不好。”


韩文清上楼,打开了那扇淡绿色的门。映入眼帘就是在窗台上花枝招展盛放着的多肉,肥嘟嘟的快把小花盆撑破。他心里想这多肉德行实在和主人有一分异曲同工之妙,低头就看见被窝里鼓起的一小团什么。


韩文清也不多话,直接连着被子把那小肉团捞了起来,果不其然,三秒后那被子剧烈地挣扎了起来,然后一颗脑袋钻了出来,惺忪的睡眼带着一点点的不爽和忿忿:“我还没睡醒呢……”


“起床。”韩文清言简意赅,“以后再赖床把你电脑收了。”


叶修的表情一僵。随即那张白嫩的脸上黑水晶一样的眼睛里蓄满了水漾的光,看着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你欺负人…”


韩文清望着面前小男孩假到极致的要哭的样子,感觉额角跳了跳,然而胸腔里的情绪不曾过问他的意见便软成一滩水,连带着他有气也发不出,只能揉了揉小男孩的鼻尖:“要吃早饭。”


韩文清娴熟地将叶修从被窝里拉出来,把他踢得乱七八糟的睡衣整理好,然后帮他穿好鞋子,任他吧嗒吧嗒跑到洗手间里去洗漱。


等叶修下来的时候,早饭已经盛好了放在他桌上。他见状笑嘻嘻地跑过,一把抱在了周泽楷,却因为身高缘故只能够着他的腿:“小周,今早是你做早饭啊。”


周泽楷弯唇笑了笑,毫不费力地抱起叶修坐到了自己的腿上,帮他吹好碗里的皮蛋瘦肉粥:“你的是我做的。”


“没大没小。”韩文清皱眉看了他一眼。


“干嘛,还真要我叫爸爸啊。”叶修才不怕他,扯着眼角做了个鬼脸,“不要,小周自己都没意见呢。”


周泽楷没有理会他们的争吵,专注地帮叶修吹凉勺里的粥,一口一口喂了过去。


孙翔实在是看不惯叶修被宠得无法无天的样子,将头上的毛巾往肩上一搭,不耐烦地拧开一瓶水说:“都多大了,还要人喂饭啊?叶修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打断了。


“爸爸,抱抱。”叶修一点都不觉得可耻地歪着脑袋伸出手卖萌,念出那个平日里绝对不会说的称呼。


孙翔想都没想就伸手把叶修接了过来,一探头看见叶修碗里的粥还剩大半,赶紧把碗也捧过来,坐着也仔细地帮叶修吹起粥:“你就是被他们惯的!好好吃饭,这一碗必须吃完。”


张佳乐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咬着嘴里的勺子,觉得孙翔已经没救了。


早饭后,叶修就生龙活虎地跑下来,走到黄少天面前:“少天,不是说今天带我去游乐场吗?”


“想到游乐场就想到我啦?”黄少天心里的酸泡泡咕噜咕噜得冒,皮笑肉不笑地望着这小没良心的叶修,“刚刚哪儿去了?我望你那么多眼,你看都不看我?”


然而叶修还没开口,一旁的方锐已经毫不犹豫开始截胡:“没事啊叶修,我带你去游乐场,我们不理这个黄少天啊…”


“我也陪你。”周泽楷想了想,回答。


“那一起去吧。”孙翔望着叶修那张包子脸,“少了人也看不住他。”


黄少天气得七窍生烟,本来想故意逗叶修来哄哄自己,这几个人怎么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居然跟他来抢人!这下他也顾不得拿乔了,赶紧一把抱住叶修:“那不行,我们昨天就约好了的。”


孙哲平将自己的领带系好,直接无视了黄少天,蹲下来亲了亲叶修的额头:“我走了。”


叶修鼓励道:“今天也要好好工作啊,记得给我带你秘书做的巧克力!”


“知道了,馋虫。”孙哲平忍俊不禁,转头对黄少天说,“你们一起去,人少了怕看丢。”


“嗯。”韩文清赞同了一声。


家里的老大都开口了,黄少天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嗯”了声,心里苦巴巴的。


这一家的兄弟,全都是孤儿院里长大的。被一起领养后成了家人,成年后养父母去世,他们便也从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小孩,就叫叶修。


孙翔和周泽楷年纪最小,都是大学生,现在还在放暑假。黄少天是自由摄影师,休闲时间充裕,叶修刚上一年级,有什么活动都是他们三个带着玩的。


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叶修左手牵着周泽楷,右手牵着孙翔,蹦蹦跳跳地指挥着:“少天,倒车要小心!”脆生生的童音,让黄少天心一软,差点没化成水:“知道了,你们离远点。”


叶修是他们共同领养的孩子,全家人都把他当作心头肉来看,宠到底了。然而叶修本身性格好,不恃宠而骄,一点都没被惯坏,就算偶尔使点坏,也不会惹人不快,反倒更加宠爱。


到了游乐场,叶修因为身高不够,不能玩那些过山车什么的刺激项目,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然后举着周泽楷给他买的冰淇淋坐到旋转木马上。


周泽楷帮他买水上乐园的票去了,黄少天也去买鬼屋的票,孙翔陪叶修坐旋转木马,高大英俊的男孩脸烧得通红,实在是觉得众目睽睽之下坐这个丢面子,却不敢让叶修一个人坐,默不作声地抱着叶修上了一匹白马。


“不要不高兴啊小孙同志,”小男孩出奇的敏感,察觉到孙翔的不自在,举着冰淇淋递过去,“请你吃冰淇淋哦。”


叶修生得可爱,脸颊像水晶包子一样白嫩,做出小大人的动作时,显得既滑稽又呆萌,孙翔顿了顿,抱怨一句“脏死了”,但还是凑过去,顺着叶修咬过的痕迹,一口咬了上去。


两个人牙口好,吃冰淇淋都用咬的。


下了旋转木马,周泽楷和黄少天也回来了,他们便一起先进了鬼屋。


黄少天捏了捏叶修的脸蛋:“怕了就躲到爸爸怀里来啊。”压根没注意到一旁的游客看见一个这么年轻的青年有一个七八岁的儿子有多么惊悚。


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转身去拉周泽楷的衣角,又把黄少天气得够呛。


鬼屋有些吓人,但叶修看得兴致缺缺,不忘小声点评这个道具太假了这个血好像是番茄汁吧怎么有股酸味,显得十分淡定。倒是黄少天,他一向就怕这些灵异的东西,谁料到这新开的鬼物里还有真人扮演,吓得他整个人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刚在脊背发凉的时候,就被人扯了扯衣角,一声尖叫已经到了喉咙眼,才发现是叶修。


“少天,你抱我,我怕。”一点也不怕的叶小同学睁眼说瞎话,在黄少天把他抱起来后,自如地对着向这边走过来的“鬼”扯鬼脸,惹得黄少天笑个不停,害怕早就丢到了九霄云外。


出了鬼屋后,他们换泳衣去水上乐园玩。


叶修叼着冰橙汁的吸管,两只小手搭在泡沫板上,看着不远处的周泽楷劈波斩浪,精壮的身躯在碧波里若隐若现,再看看周泽楷周围一圈窃窃私语的女生们,不由得感慨:“小周果然是最受欢迎的啊。”


说话间,周泽楷已经游到了叶修面前,猛地起身。他身姿矫矫如银龙,对着叶修笑了笑:“我带你?”


“好!”叶修喜笑颜开,把橙汁递给了黄少天,就轻车熟路地趴到了周泽楷背上,惬意地享受这一场另类的“双人游泳”。周泽楷的游泳技术很好,绝对不会让水呛进叶修的鼻子,游完一圈,他们又一起去玩水上大喇叭。


在水里玩很耗体力,哪怕他们又吃了中饭,在下午四点的时候,叶修就已经精疲力尽了。一起洗完澡后,回家的路上,叶修就靠着孙翔沉沉睡去。眼见他是累坏了,黄少天把车里的音乐声调小,周泽楷把空调风口调离了叶修,孙翔也小心翼翼地调整了姿势,让叶修睡得更舒服。


回家后,晚饭已经做好了。


睡眼惺忪的叶修揉了揉眼睛,牵着周泽楷,摇摇晃晃地往家里走去。


“好香!”叶修还没到门口就闻到了饭菜香,“今天肯定是新杰做饭!他回来啦?”


张新杰是律师,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有时住在工作室,前些日子他接了个大单,一直在工作室内加班加点,叶修也会每天拿其他人的手机发句问候,今天没来得及发,没有想到人是已经回来了。


“嗯,应该是胜诉了,今天下午在家里睡了觉,晚上特地买了很多菜。”下午就知道消息的黄少天揉了揉叶修的头发,“他应该很想你了,去吧。”


叶修兴奋地冲他们摆摆手,等黄少天开了门后就直接冲进厨房,抱了张新杰一个满怀:“新杰,欢迎回家!”


张新杰被撞得往后退了一步,看到叶修毛茸茸的发顶后,一贯清冷的脸庞都柔和了稍许,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沉声说:“嗯。厨房油烟重,出去洗手,饭马上就好。”


晚饭很丰盛,所有人吃好了后,就一起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今天轮到张佳乐洗碗,他戴着手套听外面的阵阵说笑,也弯了弯嘴角,却听到“噔噔噔”的脚步声,全家人只有叶修会这样跳着走路,他一低头,果然对上叶修乌溜溜的眼睛。


“我偷偷拿了大孙秘书做的巧克力,”叶修把手背在身后,做了个“嘘”的手势,“请你吃。”


孙哲平的秘书做巧克力很棒,加之喜欢叶修,就每周做一点让孙哲平带回来给叶修吃。但孙哲平怕叶修蛀牙,规定一天只能吃一颗,所以叶修是天天盼,寻到机会就会偷吃。


张佳乐哭笑不得地蹲下来,乖乖地接受叶修的投喂:“谢谢啊。”


他们家这么宠叶修,是有缘由的。


因为这小孩暖心,值得宠。


看完那个叶修最喜欢的综艺节目,他就恋恋不舍地去喻文州房里写作业。喻文州是大学老师,家里人就把叶修的学习都交给喻文州。


等写完今天的作业,叶修抬起头看喻文州,见他正在写教案,显得有些疲倦的样子,灯光在他身上打暖,工作时戴的金丝眼镜端正在鼻梁上,显得喻文州整体气质更加温雅。


不愧是荣耀大学最受欢迎老师排行榜第一。


叶修偏头想了想,悄悄上前,一双小手按上了喻文州的太阳穴。


“…嗯?”喻文州偏头看着叶修,温柔地笑了笑,“你作业写完了就自己休息吧,我没事。”


“我也没事啊,”叶修抬起头回答,“我帮你按按。”


喻文州顿了顿,然后捧着叶修的脸蛋亲了口。他笑了笑,然后继续回头写教案,太阳穴上力度适中的按摩令得他舒服了不少,然后又不自觉地想,这到底是心理作用,还是这按摩确实按得很好呢?


或许两者皆有。


临睡前,到了这群爸爸们不知道为何一定要坚持的睡前故事环节。


今天的主讲人是王杰希。


他穿着睡衣,坐在叶修的床边,帮叶修掖好被角,不紧不慢地问:“想听什么?”


“巫师和恶龙。”叶修想了想,“你上次没讲完的。”


王杰希低下头,开始慢慢讲述起来:“从前有一个巫师,他很厉害,魔法是世界第一。”


“他听说世上有一头作恶多端的恶龙,决心去消灭恶龙。”


“他穿过森林……”


叶修的眼睛慢慢合上,呼吸逐渐平缓。


“他消灭了恶龙,找到了被关押的小王子,然后跟小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王杰希看着叶修熟睡的脸颊,倾下身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露出一个笑容:“小王子,晚安。”


















***


写完之后就觉得自己病得不轻。


好想对小叶亲亲抱抱举高高。











*高亮*


这大概是假期最后一篇文了,我们二十一号开学,开学后我就是高三学生了。


下面说一下计划。


无独有偶大概是周更-月更不等,心跳和谎言世界,独角戏都暂停,也就是说有可能一个月只有一篇无独有偶甚至没有,希望大家能理解我啦,课业繁忙,学习为重,么么哒=3=

评论(1)

热度(2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