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初代叶/主吴谦叶】最初和最后

翃鹓_(阿渊:

  *点文 @曾经年少 现在也没老 希望能满足你的期望
        *初代叶/主吴叶和谦叶 
  *结局吴叶(对不起我尽力了我实在想不出谦叶有什么情感交集_(:з」∠)_) 
@子时之午_不知何时雨 (就这样了!估计你去学习了看不到,好好加油!) 
  
  ----
  
  叶秋一向神秘,从不在公众面前露面,赛后的发布会都成了吴雪峰发挥自己口才的地方,一年接一年的胜利几乎令人麻痹,无论联盟里出现了什么样的新人或者双核打发,斗神无解。
  
  外界的声势几乎要掀翻整个荣耀圈子,就连嘉世内部也是一片忘乎所以,三连冠呐,说出去谁不能骄傲一把?庆功会上,吴雪峰简单喝了几杯崔立和陶轩敬的酒,就笑着推脱了队员们的酒杯,抓起队服外套就说自己先回去了。
  
  “吴哥要走啊?”
  
  “是啊,我酒量不好,出去醒醒。”
  
  吴雪峰最后看了一眼房间内的欢声笑语,门关上的时候,全部锁在了里面。
  
  世界寂静。
  
  他喜欢这样的寂静。
  
  ----
  
  吴雪峰买了一盒口香糖往嘴里扔了两颗,往手心里哈了一口气,闻着酒味儿淡了些才朝那个蹲在街边抽烟的男人走过去。
  
  “怎么在这里吹风。”
  
  嘉世的外套蒙头罩下来,叶秋赶忙把烟在地上摁灭了,险些没把衣服点着。他双手撑着外套仰头去看,正对上吴雪峰映着街灯光芒的眼睛。
  
  “庆功会开完啦?”
  
  “没有。”
  
  吴雪峰把叶秋拉起来,明明已经是21岁的人了,手腕子却还是细得好像一折就断,长期营养不良加熬夜导致肤色有种病态的苍白,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哪里有半分赛场上斗神的雄姿?
  
  “你在等我,我就出来了。”吴雪峰摘去他发旋上的叶片,双眼几乎眯成一条线,“这些年不是一直如此么?”
  
  是的,三年三连冠,每个嘉世庆功的夜晚,叶秋都是一个人在街边抽烟度过的,看车来车往,闪烁的灯光晃得他睁不开眼。一般一根烟都抽不完,吴雪峰就找到他了,屡屡让叶秋觉得这人在自己身上装了GPS。
  
  “可你不会总在我身边的。”
  
  “只要你想。”
  
  “……”叶秋白他一眼,扯下吴雪峰的外套塞回给他,“我饿了。”
  
  “想吃什么?今天你最大。”
  
  “蒸羊羔蒸熊掌烧花鸭烧子鹅……唔。”
  
  吴雪峰一吻封唇,还在敏感到压几下就红肿起来的唇瓣上舔舐着。
  
  “吃你好不好?”
  
  “不好,滚。”
  
  ----
  
  训练室不许抽烟。
  
  这条规定在每个俱乐部都有,可在嘉世,形同虚设。
  
  不过叶秋作为队长还是有点儿自觉,烟瘾上来了就跑去俱乐部外面抽,顺道再买两盒黄鹤楼,在街边逛一逛,听着几个路过的小年轻讨论着荣耀,心里还挺开心。
  
  吴雪峰退役后匆匆离开,前一晚他跟叶秋促膝长谈过一次,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吴雪峰出了国,后来做了点生意,似乎再没有回来的意思。
  
  故而再没有人会在胜利的夜晚陪他吃夜宵。
  
  嘉世也再没赢过。
  
  失败的苦果,叶秋也是和从前一样让它在反射着霓虹灯的烟雾中散了。
  
  只是那一次,他喝了酒。
  
  ----
  
  “醒了?”
  
  叶秋晃晃脑袋,又懵懂似的眨眨眼,偏偏头看向床边站着的男人,治疗之神——方士谦。
  
  是过去式,这都第四赛季了。
  
  “你怎么在这儿……”
  
  “路过,捡到一个醉鬼。”方士谦递给他一碗粥,叶秋皱着眉倚在床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胃里的不适感稍微退去一些。
  
  “我给苏沐橙打电话了,她说一会儿来接你。”
  
  “恩。”
  
  “你拒绝了吴雪峰?”
  
  噗——叶秋差点没把一口粥全喷出来,他用手背抹抹嘴角,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大。
  
  方士谦坐在床沿,饶有兴致上上下下地打量叶秋。
  
  “前三个赛季他把你护得那么严实,谁看不出来他对你有意思?退役了跑那么远,这是被谁伤了吧。”
  
  方士谦说的倒也没错,叶秋的确是拒绝了吴雪峰,但此时被人明着问出来,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咳,都过去了。”
  
  叶秋把空碗搁在桌上,掀开被子就要下床,突然方士谦整个人就压了过来,把他堵在床头动弹不得。
  
  “那我呢?”
  
  ----
  
  方士谦也被拒绝了。
  
  他倒是没太意外这个结果。
  
  扶着叶秋那小身板回宾馆的一路上,直到给他脱了衣服盖上被子,他嘴里嘟哝的都只有一个名字。
  
  雪峰。
  
  ----
  
  可方士谦还是想试着追一下这个人。
  
  好歹也是喜欢了几年,不是说放就能放的,那晚遇到叶秋并不是偶然,而是他一直都在看他的每一场比赛。从退役后,叶秋到哪里比赛,他就会第一时间买上票,在观众席里看一叶之秋冲杀的背影,仿佛能想象出屏幕后那人轻笑着的脸孔。
  
  方士谦和叶秋都是账号卡封神,从荣耀之初一路走过来,那些年在网游里肆意打闹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可叶秋这个名字,他无法遗忘。
  
  身为一个治疗,他竟然天天跑去跟战法单挑,从而造就了史上最暴力治疗之神的称号。
  
  在大家各奔西东去往不同的俱乐部之前,吴雪峰提出他们几个见一面,魏琛、韩文清、林杰、郭明宇,都是初代的大神,都从风风雨雨的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过来,彼此都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都不是什么有钱人,大家就在街边找个摊随便吃了,数着韩文清和叶秋年龄小,可韩文清生了一副刚毅到空增五岁的成熟脸,在座的这一圈,就是叶秋看起来像个没成年的幼齿孩子。
  
  事实上,他也就是刚满18岁。
  
  可这小子人不大,身材又瘦小,一嘴的垃圾话他们几个加起来都不是他对手。
  
  最后还是吴雪峰拿个馒头堵上他的嘴,跟哄孩子似的拍拍他的脊背。
  
  那个时候,方士谦就看出来吴雪峰对叶秋有点别的心思了。
  
  因为跟自己看着叶秋的目光如出一辙。
  
  那后来,他们几个退役的退役,转行的转行,把逐渐发展起来的联盟交给了新生代,可大家还是会时不时地聚一次。聚会的规格越来越高,岁月的痕迹越来越明显,可只有叶秋,仿佛还是方面那个在街边抱着一张饼啃得很香的少年,眼睛里的光芒没有一刻熄灭。
  
  天知道方士谦到底是被叶秋身上的那一点吸引了。
  
  或许是他战场上的英姿,或许是那张毒舌嘲讽的脸,或许是他偶尔不合年龄的深沉,又或许,是他不经意流露出的疲惫与脆弱。
  
  他认识的那个少年,当初还有些笨拙,出门走在路上平地都能摔,手掌蹭破了皮流血,还会瘪着嘴叫唤疼。
  
  于是围着他的他们这一众“哥哥”,手忙脚乱地哄,在吴雪峰的带头作用下,就差把他宠上了天。
  
  叶秋,这个旁人眼中的斗神,似乎只有在他们中间,才会敞开一些天性。
  
  而他们,也乐得纵容他这种天性。
  
  只是方士谦和吴雪峰的纵容,最终变成了不可收拾的情爱。
  
  ----


  林杰退役之前,曾经单独找过方士谦谈话。


  内容无非就是关于那个叶秋。


  “你喜欢上他了。”


  林杰整理着桌子上的资料,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着,方士谦也没打算遮遮掩掩,直接就承认了。他们都是聪明人,林杰会关心这件事情就说明,他也是存了心思的。


  “不过我没你那么深。我想我们这几个人看着他一路锋芒毕露地走过来,多少都有点意思吧,魏琛是更成熟些拉不下那张脸,韩文清也差不多……我想,”林杰笑笑,“最后的赢家会是吴雪峰吧。”


  方士谦没有回应。


  “我喜欢他,与他无关。”


  “少看点言情剧。”


  ----
  
  方士谦决定要追,那就必然会追到底。
  
  匆匆几年过去,叶秋变成了叶修,嘉世到兴欣,方士谦还是会时不时地出现在叶修视野里。
  
  不过他也快放弃了。
  
  在吴雪峰回来的那一天。
  
  叶修看到提着行李箱的吴雪峰出现在上林苑门口的时候,眼睛里的情绪尽管隐藏得很好,却还是被方士谦捕捉到了。
  
  “老吴啊……这么突然。”
  
  “小队长,过得还好?”
  
  吴雪峰在上林苑也买了一套房子,就挨着兴欣,每天都过来看望叶修,顺带着和方士谦闲扯。两个老狐狸谁看不出来谁的心思,几个眼神对过去就是一场大战,然后被叶修的一嗓子招呼打断。
  
  “老吴老方,上来帮忙!”
  
  魏琛也在训练室里,开着麦做指挥,那嗓门吼出来能把小队员吓得抖三抖,再加上没有止境的垃圾话,就是没能力完成他的指令的人也得逼出能力来。
  
  方士谦和吴雪峰一进来,魏琛抬头看了一眼算是打招呼,低头又去指挥轮回公会的人抢boss。
  
  方士谦绕到魏琛背后瞅了一眼,嗬,这抢boss的阵势多少年没见了,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叶修扔给他们俩一人一张账号卡,气功师和牧师,摆着手道:“快快快,过来帮忙,呆在我们兴欣不能白吃白喝。”
  
  吴雪峰和方士谦对视一眼,都是无奈地笑笑,好多年过去,他们最清楚自己的水平退化到了怎样的境界,可叶修都发话了,就没有不从的道理。
  
  刷卡登陆,照着坐标飞快赶到,叶修操纵的战法小号从乱斗中抽身,后退几步,摆出了战斗前的准备姿势。
  
  吴雪峰远远看到了,手指比大脑先一步做出了反应,那些过往突然涌进大脑,全部都是战斗法师与气功师的配合操作,早已深刻进血肉。
  
  “对面那个牧师,抓过来打!”
  
  战法,起手龙牙。
  
  气功师,捉云手。
  
  “让开!还有我!”
  
  牧师操着十字架从天而降,直接把袁柏清操纵的牧师小号给捶死了。
  
  “艹,中草堂的boss!”
  
  方士谦后知后觉打死了自家人。
  
  ----
  
  “小安跟着这个‘虫虫草草’,治疗之神!”
  
  安文逸沉默着收了指示跟上方士谦,心里止不住对这位牧师的暴力打法冒汗。
  
  “叶秋你叫我帮你抢中草堂的boss?脸呢!”
  
  方士谦一边跟着战法跑,一边谴责他这种行为。
  
  “虫虫草草不要划水!对得起你的称号!”
  
  “都什么陈年旧事了,别提!”
  
  神圣之火落下,时机之精准,威力之猛,非常拔群。
  
  “卧槽那个拉风战法是叶修,集火他!”
  
  “妈的有人阻挠!谁!”
  
  “小心对面气功师!”
  
  “我在被牧师追!”
  
  “那个气功师是谁!”
  
  且不说已经在乱斗中放飞自我的方士谦,吴雪峰已经找回了一些和叶秋配合的感觉,战法加气功师,这就是当年承载起三连冠的组合。
  
  qq群里有人开始不断地弹方锐,问是不是他,但几个战术大师分析了一下这风格不像方锐,太正直了。
  
  而且方锐和叶修的配合还没到这种浑然天成你出哪只脚都一清二楚的地步,他们一直以为能和叶修配合默契到这种程度的只有苏沐橙。
  
  “不是我!大神级!”
  
  方锐在群里吼完了就又投身于战场。
  
  吴雪峰的实力的确有所下降,但在叶修的引导下,这点弱势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抢boss的乱斗可不是职业联赛,讲究的是经验和意识,还有脑子。
  
  而最了解网游的人们,恰恰就是他们这一批开荒大神。
  
  “小安是吧,跟上!我们去捶那个神枪!”
  
  “好的。”
  
  “小队长。”
  
  吴雪峰就坐在叶修的身边,抽出空来看了他一眼,轻声唤着,像只调皮的精灵在他耳畔搔痒,挠得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早就不是了。”
  
  吴雪峰笑着摇摇头,又回去认真操作他的气功师,跟着叶修风骚的走位,竟也一点没落后。
  
  “你在我心里,从没变过。”
  
  吴雪峰的手速毕竟没办法跟叶修比,落后的时候,战法就会稍微慢下来等他,战矛凌空,恍惚间他看到的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斗神。
  
  “你在等我么,小队长。”
  
  叶修红了脸,手下的操作复又快起来。
  
  “你知道就好。”
  
  方士谦的操作停下了。
  
  ----
  
  吴雪峰留了下来,方士谦决定退出。
  
  不过能在吴雪峰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独自守了他那么长的时间,也足够了。
  
  大男人,没什么感伤不感伤的,感情这种事,谁也不能强求。
  
  “喜欢上你,不是我的遗憾,”方士谦在机场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又投给吴雪峰一个眼神,最后给了叶修一个拥抱,像很多年前那样,宠爱着他,“保重。”
  
  “记得聚会不许说自己没空。”
  
  方士谦走后,吴雪峰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里,从后面抱住了叶修。
  
  ----
  
  最初的时光里,我们同行。
  
  往后的世界里,谢谢你陪我。
  
  

评论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