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all叶】请问你对我的小情人有什么想法吗

一川烟草:

有病


 


正文


 


霸图老板x叶


 


“我日!”黄少天上了个洗手间之后,神色慌张地回到训练室。


 


“上了个厕所的功夫,你日谁了?”方锐掀掀眼皮问道。


 


“滚一边去!”黄少天一副懒得搭理对方的样子,他抹了一把脸,仿佛怕惊动谁似的低声说道,“我看到……老叶和一个老男人在一块!”


 


“不会是他爸来看他吧?”李轩猜测。


 


“你会和你爸在走廊里搂搂抱抱吗!”黄少天瞪眼睛,“我怀疑……叶修是被老男人包养了!”


 


王杰希第一个反驳:“不可能,叶家有钱,他没必要让人家包养。”


 


“可是也有很多富二代因为父母管钱管的严,选择让有钱的大叔来包养。”楚云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还在一旁煽风点火。


 


国家队男队员脸都绿了。在黄少天绘声绘色地描述完那个老男人的外貌后,众人纷纷讨论起他的身份来。唯一没有在场的张新杰这时候回来了。


 


“你们在讨论什么?”张新杰见众人面露菜色,不免疑惑地问道。


 


“叶修……被老男人包养了……”张佳乐艰难地回复。


 


“老男人?”张新杰皱眉不解,思索了一阵儿,稍作联想,不免失笑,“什么老男人,那是我们老板。”


 


“啥?”


 


与此同时,训练室的门又被推开了。


 


“张新杰还有张佳乐,你们老板来看你们了。”叶修走在前面,叼着烟手插着兜,神情懒洋洋的。被点名的两人往后一看,果然,那个西装革履满面笑容,戴着金丝眼镜,头发用发蜡定好型的中年男人,就是给他俩发工资的霸图老板。


 


霸图老板40刚出头的年纪,比旁边的叶修高出一个头,身材保持得不错,最起码看上去要比叶领队结实许多。五官算不上有多俊美,但自带一股成熟的韵味。


 


国家队里两个霸图的队员自然迎上去寒暄,其他人就显得局促了。黄少天在这个时候嘴也不闲着,和旁边的喻文州窃窃私语:“队长,这就是对韩文清言听计从,让从训练室里出去就出去的那个霸图老板?”


 


喻文州还没等搭话,一边叼烟的叶修反倒开腔了:“正主在场你就八卦上了,黄少天小朋友你很大胆啊!”


 


一边寒暄的霸图老板听到了看样子是一直在关注叶修这边的情况,他笑了笑,坦然地承认了:“没错,我就是那个被霸图队长赶出训练室的老板。”


 


人家这样豁达,提起这个话题的黄少天反倒不好意思上了。他嘿嘿笑了两声,摸摸后脑勺,偏开脸不多嘴了。


 


“哇——成年男人的魅力!”楚云秀和苏沐橙小声说道。


 


苏沐橙回了句:“人家霸图老板是正经的生意人。据说原来就是从商的,后来觉得职业联盟有发展,投资成立了霸图俱乐部。所以咯,怎么可能和小朋友一般见识。”


 


“说谁是小朋友?”黄少天龇着一口白牙。


 


“谁应我说谁!”


 


“好了好了别闹了,”叶修摆手制止这种无意义的争吵,“吃饭去,饿死了。”


 


霸图老板提议道:“叶领队,今天中午我来请客吧。”


 


“好啊,吃什么?”叶修也不客气。


 


“中餐。”


 


“不去,难吃。”叶修大力摇头,上次国家队顺着地图找到一家中餐馆,那道宫保鸡丁奇特的配料和诡异的口感给叶修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重点是——宫保鸡丁怎么可以不放花生!


 


见叶修一副不堪回首的样子,霸图老板笑了:“你们上次是没找对地方。这次我带你去一家宫保鸡丁里放花生的餐厅。”


 


“真的?走走走。”叶修眼睛一亮,三步并两步凑到霸图老板身前。


 


围观了全过程的李轩有一点蒙,他扭过头问张新杰:“叶修和你们老板是不是太熟了?”


 


张新杰心里也纳闷,他老实地摇头:“不知道,我们虽然是霸图队员,和老板的接触也不多。”


 


李轩心下了然,除了兴欣这种老板是战队队长脑残粉的奇葩队,联盟剩下的队伍里,战队队员和老板的沟通都是通过经理实现的。老板平日里也是深居简出,顶多队里办个庆功宴啊什么的老板会出席讲两句,也不会逗留太久。但是张新杰想破脑壳也想不出他们霸图的队长能和叶修搭上什么边儿。就算他是老板,利益为重,战队之间的恩怨不会太在意,但也不该和叶修熟稔到这种地步。


 


张新杰这边暗自纠结,张佳乐神经没那么敏感,黄少天口中的老男人既然他们老板,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他还凶巴巴地勾上叶修的肩膀质问他怎么和他们老板客气一下都不会,还真自来熟啊。


 


霸图老板很好脾气地回了句:“没关系,他不用和我客气。”


 


张佳乐琢磨着这话里有话,但叶修一句“你看你们老板都不在意你上赶着拍什么马屁”把他的毛成功撩起来。他用胳膊夹住叶修的头,另一只手攥成拳头猛搓叶修头顶。叶修哎呦哎呦地叫唤,被方锐成功解救。方锐拍拍叶修身上无形的土,表情和动作都相当做作,见叶修揉着太阳穴半天不说话,他在一边咋呼上了:“卧槽张佳乐你把领队搓傻了!你赔我领队!你赔你赔!”


 


叶修受不了俩人闹腾,从兜里摸出两块戒烟糖一边一个连糖纸带糖一起塞嘴里。方锐和张佳乐忙着呸呸呸,后面的人也跟上了,准备往外走。喻文州眼神好使,在众人挤作一团出门的时候,他确信自己看到霸图老板护着叶修的后腰,半搂着他出门。


 


孙翔则是对黄少天不切实际的描述非常不满。胖子秃头没下巴,哪一条符合这风度翩翩的霸图老板的人设?顺便槽了句黄少天的语文水平不过如此,看来话说的多也什么好处,说不明白还是说不明白。黄少天怒了,非要在口头上和孙翔一较高下,他生平最恨人家说他垃圾话说得多质量不高。两人吵闹不休,周泽楷脑壳痛,问叶修还有没有糖。叶修一摸兜,空了,他还特意把兜拽出来给对方看。周泽楷有些遗憾,但转眼就笑得特闪亮,说和领队一起走。


 


霸图的老板站在一边静静观察周泽楷的相貌和表情,什么都没说,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黄少天和孙翔吵着吵着突然意识到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


 


忘了什么呢……


 


靠!他想起来了!明明他在走廊里看见霸图老板搂着叶修搂得死紧来着!就这么被人家迷惑了!什么成年男人的魅力!明明是满肚子坏水、坏得冒泡、坏透了的大人!


 


不自知地被外表迷惑的黄少天小朋友非常生气。


 


一行人在一家很有情调的中餐厅吃了顿午饭,这霸图老板不愧是生意人,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一顿饭下来,十几人相谈甚欢。叶修的神色有些疲惫,看来是困了。霸图老板正好在此时招呼大家回酒店。


 


午休时间众人各回各屋。喻文州问眼睛都睁不开的叶修用不用给霸图老板安排一间房。叶修摆摆手说不用不用,他呆不长,先和他凑合一下就行。喻文州转过头无声地询问霸图老板的意思,对方也点头表示可以将就。喻文州也就没再多话。但他在临走前干了件大事。


 


“领队,好好休息。”喻文州神色自然地拍拍叶修的屁股,也不怎么明显,就是用手背轻轻触碰两下。


 


全程笑眯眯好脾气的男人一下子眯起眼睛。


 


喻文州心中有数,也不再多试探,和叶修摆摆手暂时告别。


 


霸图老板等喻文州走回房间锁了门,整个走廊里只剩下他和叶修两人的时候,才抬起手揽住叶修的腰。


 


叶修刷卡进门,等身后的男人后脚踏进来后,猛地转身扑到对方身上。男人因为这猝不及防的动作,右脚向后撤了一步,房门顺着两人的动作关上。叶修贴得死紧,不让男人说话,先用自己的嘴堵上对方。他眼神里一片清明,不带丝毫睡意,两人就这么近距离地对视,嘴唇胶着在一起。


 


一吻结束,叶修气有些喘不匀,他的手指抚摸男人眼角细小的皱纹,咕哝一句:“想死我了。”


 


男人弯唇一笑,眼角的纹路更深邃。他任由叶修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放在手里把玩。叶修拎着那副价值不菲的眼镜的镜腿甩了甩,皱着鼻尖说道:“你们霸图流行这个?林敬言戴平光镜装斯文,你也来?”


 


对方不紧不慢地回道:“这样显得你男人有文化。”


 


叶修不屑地嗤一声:“文化人?也不知道是谁第一次见面就摸我大腿来着。老流氓。”这倒是实话。他和霸图老板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战队私下的聚会上。战队老板和队长都参加了。叶修当时满脸不情愿地跟着陶轩去,吃饭时他身边坐的就是霸图老板。对方当时也很大胆,在一桌子人在场的时候就敢伸手摸嘉世队长的腿。叶修拨弄对方两下没弄开,就随他了。反而被对方解读出也有相同的心思,聚会一散就找上叶修,说要包养他。


 


叶修都被气笑了,说好啊。他当时是说着玩,没想到俩人闹着闹着就成真了。


 


现如今,男人听见这话,更是光明正大、毫不避讳地放任自己的双手往领队裤子里钻了,嘴上是另一番说法:“我摸我小情人有错么?倒是你们那个喻队长,他耍流氓都耍到你身上了?”


 


“还有你们队里的黄少天,咱俩在走廊里亲热,他就用看仇人的眼光看我。”


 


“那个王杰希对我也是警惕的很,我们队里的队员就更不用说了。张佳乐和你关系不错啊,那个方锐也是。”


 


“我看啊,最危险的应该是周泽楷,人长的俊,还纯良无害,你是不是就吃这套?”


 


“谁说的?”叶修打断,“我就吃你这套,霸王硬上弓,还自我感觉良好。”


 


男人的怨气散了点,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小修,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在我面前和你的队员玩暧昧?”


 


叶修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尴尬,嘴上仍旧狡辩:“你看,我就说你自我感觉良好吧。我怎么可能干那么幼稚的事?”


 


男人这会儿智商上线,毕竟是常年混迹商海,识人脸色的本事非常厉害,叶修脸上细微的表情他当然没放过。他拍拍叶修的屁股,一边把人往床上带一边扒他衣服:“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小坏蛋,今天午觉别睡了。”


 


“我操,你又这样!啊!别打我屁股!你拿我当小孩儿呢?”


 


“我这年龄也够得上你父辈了,你不听话打你屁股都不行?还敢骂人?”


 


“不行!我最不喜欢我家老头了!不喜欢父辈!别打我屁股!”


 


“行了修宝,你就是有那么点缺少父爱。要不然你能找上比你大这么多的我?乖乖的,让我拍两下。我舒服了,你这小屁股就省的遭殃。”


 


“大流氓!”平躺在男人腿上的叶修一口狠狠咬在男人的大腿。


 


——完


 


看来大家对冯叶的接受度不高呀,老板叶也是可以的嘛,这个年龄差我也是相当满意的(。



评论

热度(3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