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张叶】我的保镖不可能这么屁事多

初叁那棵树:



★依然看标题知内容系列。手动@尧鵺琉逆(偷偷亲一口。


-启-


       张新杰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纯黑色的表盘上银白的线条涌动成不知名的脉状,指针不急不缓地转动一圈一圈,“滴滴答答”的声音在寂静的室内悄然弥漫。


       十二分三十七秒。


       他微微垂下眼,面容沉静,毫无变化。


       哪怕一向重视的时间观念在这个委托者身上并没有得到体现。


       然后门打开的声音就这么突兀地传来,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啊,你就是…张新杰?”


       动作不紧不慢的男人叼着一袋牛奶睡眼惺忪地走过来,含含糊糊的声音好像是被烟熏过一般,有些喑哑有些磁性,却意外的好听:“抱歉,我迟到了吧。”


        他顿了一下,又貌似有些无奈地解释道:“今天早上的闹钟被我妹妹按掉了。”


       “没有关系。”先是礼貌性地回复一句——“我是张新杰。”简短的介绍完毕,张新杰依照职业习惯不动声色地细细打量着来人。


       张新杰是国际组织FAI中的精英成员,平日工作是受人委托替人守护…听上去很高端,但通俗来讲就是保镖。只不过是级别相当高的保镖罢了。


       他接过的案子不多,毕竟像这种几乎站在世界顶端的组织,费用都极为高昂。


       可这一次的任务,好像与之前的都不太一样。


       委托他的是一个青年。


       张新杰的记忆一向精准,而对于难以忘怀的人或事更是印象清晰到毫发入微。就像那青年拜托他的时候眼底晨光熹微闪烁的光芒,温柔到像是一池只然微皱的春水。张新杰至今都无法忘记,甚至私下里有些好奇那个被眼前这温暖青年全心以待的人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目前看来和他想象中的有所不同——他本以为会是个倔强高傲的美丽姑娘,可这却是个男人,眉目说不上太好看却依旧疏朗清秀的男人。


       “他是个很不懂得爱惜自己的人。”自称“苏沐秋”的人唇角的弧度浅淡却又真实,无奈一般地谈论起这些本该在张新杰分内的事:“看上去没心没肺什么也不在乎,可事实上骄傲得很。”


       “我知道你是FAI最优秀的雇员。”


       然后他忽然抬眼望向张新杰,很认真地说:“请你保护好他。”


       请你保护好他。


       而现在这个被拜托好好保护的,不是太年轻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有着一股与年龄不符合而渗到骨子里去的干净。他就这么眯眼对着张新杰懒散地笑,睫毛晕着鸦青的光弧,略显清瘦却不挺拔的身躯被笼罩在宽大的白衬衫下,阳光透过半透明的衣裳,苍白的皮肤若隐若现。


       “你好,我是叶修。”


       他笑笑答道。


-承-


       叶修和张新杰的同居…生活并不那么和谐与愉快,甚至摩擦不断。


       通常情况有以下几种:


       当叶修早晨起床睁开眼的时候——


       “…张新杰你吓死我了!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一眼就看到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在他房间的天花板上捣鼓着什么,叶修有些懵,反应过来后却皱了皱眉。


       “装监控。”张新杰没有回头,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冷。


       “…监控?”叶修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嗯。”


       “我不需要监控。你快拆掉。”叶修面容上的表情慢慢凝固下来,有些冷淡地说。


       “抱歉,工作需要。”张新杰没有停顿就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叶修。


       “…你这样是犯法的!我要砸了它!”叶修猛地坐了起来,义正言辞。


       “……”


       “我说真的!你再不拆我砸了啊!”被沉默惹得有点火气的叶修叫嚣着。


       “…请便。”张新杰终于回头看了叶修一眼,漆黑眼眸毫无波澜。


       反正他还有很多。


       当叶修在客厅里吃早饭的时候——


       “你想对我家电话做什么?”叶修咬着面包,看着张新杰客厅座机继续捣鼓。


       “窃听器。”


       “我们家不需要变成这样——”叶修深吸了一口气。


       “抱歉,工作需要。”然后那口气就被张新杰又干净利落地打断了。


       “我要辞退你。”叶修认真地说。


       “条约里的赔偿金应该是十倍左右。一旦结清我就可以立刻离开。”张新杰也认真地说。


       叶修就一副噎住了的样子,看着他瞪着眼睛,双颊微微鼓起的样子竟是有些可爱。


       当然,张新杰还是不动声色。


       尽管他被戳中了萌点。


       而当叶修洗澡或者上厕所的时候——


       “你别告诉我你要和我一起。”这几日已经对这个油盐不进的保镖有了深刻认识并且毫无好感的叶修看着在自己身后亦步亦趋的人,出言嘲讽道。


       “不会,但是如果你需要的话——”张新杰还就真思考了一下,说。


       一个好的雇员需要时刻保护委托人的安全,如果能不离身自然是最好的。


       “呵,呵。”


       然后叶修面无表情地看了眼他,重重地关上了门。


       张新杰就这么站在门口,摸了摸险些被撞到的鼻子。唇角忽然勾织起意味不明的弧度,浅浅淡淡,无奈却又明朗。


-接-


       那个漂亮姑娘来找自己的时候,张新杰有几分意外。


       漂亮姑娘和名叫“苏沐秋”的男子长得有几分相似,笑容温暖甜美,却透着一股子坚强。她自称是新的雇主,名叫苏沐橙。


       “他…状态还好吗?”苏沐橙啜饮了口手里的茶,沉默一会,看着清澈茶水上自己模糊的倒影,突兀地问出口。


       没头没脑的话,可两个人彼此之间都心照不宣,心知肚明。


       “…叶修?”张新杰反问道。


       “嗯。”


       “不知道。”张新杰沉默片刻,居然就这么实话实说了。


       他是真的不知道。


       这么多年遇到了无数形形色色的人,张新杰都能够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力来判断一个人的微表情直至他的心情性格喜好——可叶修,他看不出来。


       不是说别的什么。


       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独特的气场,例如上上个委托者孙翔的恣意张扬,例如同为FAI精英成员的周泽楷的低调骄傲。


       叶修不一样。


       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太独特的让人一眼就可以把他揪出来的特质,清清淡淡,如水一般,却又不太像水。叶修总是笑着的,并不在乎什么东西的样子,也总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他有时候说话确实嘲讽,可每句却都是真话,一针见血。而且,他有心事。张新杰不止一次看见他走神的样子了,往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眉目间都是淡淡的寂寥。可当他一回过神来整个人又鲜活肆意起来,贫嘴又东扯西扯,让人好笑之余又无奈心疼。这样的叶修,是个温柔到家的人。


       张新杰曾经看见他偷偷出门喂养门口那只小奶猫的场景。并不怎么煽情或者多暖心的画面,可当他蹲下来抱着那只被遗弃的天生残疾的猫时,张新杰就真的莫名其妙神经病一样地吞下了到口的训诫“以后不要背着我偷偷出门”。


       那个时候他忽然就想——


       如果一定非要有一个人妥协的话。


       那他就当作不知道的样子纵容一下这个人好了。纵容一下这个连温柔都要小心隐藏起来的人。


       这样的思想对于一个尽职尽责的保镖是很危险的,可他张新杰偏偏毫无所觉且乐在其中。


       “我和哥哥都是孤儿院里出来的,那个时候的孤儿院乱得很,我们俩的拳脚功夫都不错。”年轻的姑娘若有所思地吹了吹茶杯里上下浮动的茶叶:“后来我们出了孤儿院,哥哥要养活我,就出去闯荡。他在商界混出了点名堂,却也不小心沾染了那些不干净的势力。”


       “叶修是离家出走被哥哥带回来的,从那之后我们就一直待在一起。其实一开始几年哥哥和叶修在外面赚钱都非常非常辛苦,他们不说,可我都知道。后来他们的名声响了起来,可让别人恨之入骨的理由也就多了起来。”苏沐橙嘲讽地勾了勾唇:“我一直被他们小心隐藏着护在身后,所以直到现在也平安无事,甚至被送去外国读书,不再担心这些纷争。但我有时候也会觉得很难过很寂寞,就会时不时打个电话回家——哪怕只是和他们说说话都好啊。说到底我也只是个脆弱的人,受到委屈是决计不会一个人忍着的。”


       “叶修不同。”


       “他啊,真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了。”


       “一开始几年针对他的人特别多,大概是因为才华和性格的缘故。但凡是做白道生意的,多多少少都会和黑道那些人扯上点关系——这一点你们FAI应该很清楚吧。哥哥被莫名其妙卷入了一场军火案,叶修为了救哥哥,不得不参手,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他呢。明明那么那么好一个人,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舍得狠下心来伤害他?”苏沐橙望着张新杰的眼睛问,很疑惑很不解的语气,眼睛里潋滟的水光晃啊晃的,让人心口泛疼。


       张新杰沉默。


       “哥哥死了…”苏沐橙缓缓抖开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为了把叶修扯出这个圈子,他去参与了一次很危险的行动。走之前他就有了预感,去雇佣了你,还和我好好谈了一个晚上。”


       “他说,等过了这次,阿修就彻底解脱了。不用插手这些肮脏的交易,不用在暗夜下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不用那么累那么辛苦却还是心口不一地说没事啊我很好。”


       “他说得那么美好,连我都不可抑制地开始幻想。”


       “他一直以为叶修是他的救赎。”


       “可这么多年,他们一直都是在互相救赎啊。”


       “如果不是因为还有我,叶修大概就会直接去拼命吧。我从没见过他那么崩溃的样子,像是全世界都没了。”


       “我不知道怎么帮到叶修。”苏沐橙最后转过了脸,认真地,很认真地看着张新杰:“所以,请你保护好他。”


       请你保护好他。


       这已经是第二个人这么对自己说了吧。


-醉-


       蝉鸣声声的燥热夏夜里依稀有风拂过树叶的声音,空气被煮沸,粘稠得像锅里来不及盛出的粥药。


       “我想应该明确告诉过你了。”张新杰笔直地站在背对着他的人身后,双手插进裤兜里,敛着长长的睫毛,不辨情绪地盯着叶修:“晚上十点之后必须要待在自己房间里睡觉——”


       然而过于冷淡的声音就这么戛然而止。


       因为叶修扭过头来,鼻尖有些湿湿的,是微醺的暖红。他就这么看着自己,神情是一贯的似笑非笑淡而不觉的样子,依旧是那么讽意盎然。只是一双平日里虽然干净却又看不清深浅的眼瞳蒙上了荒芜的迷雾,空气间酒精的刺鼻气味和一些花露的芬芳混杂在一起,分不清什么是什么。


       他喝醉了。


       “哟,是新杰大大呀。”他看了看张新杰,就颇有些意兴阑珊地扭过了头,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张新杰迟疑了一会,还是在叶修身边坐下了。不发一言,席地而坐,不知道又沾染了多少外界的细菌。


       “…哥早就说过了,不要保镖。”叶修微微伸直了身子,眼神迷蒙:“你说沐秋沐橙是怎么想的?虽然我没有他们那样的武力——总不能算是个弱鸡吧?干嘛把我安排得跟个小姑娘样的,身边还多一个奶爸样的角色,真是神烦。”


       张新杰听着他的吐槽,不置一词。


       “再说了。”叶修侧脸对着张新杰笑,明明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却硬生生被张新杰读出了几分哀伤。


       “武力高有什么用啊。”


       “还不是…被人虐惨了。”


       “苏沐秋啊苏沐秋,你个笨蛋。”


       他喃喃自语,嘲笑一般的口吻。


       只是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有些哽咽。


       张新杰愣愣地看着他,不可抑制的难过忽然如潮水汹涌而来,像是有把刀在钝钝磨着心肺,高不成低不就,阴影里的鲜血淋漓不曾为人知晓。


       “叶修,好好休息吧。”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哑,看着叶修眼睛要眯不眯明显困极了的样子,将他的头稍稍偏了过来。肩膀上的温度与重量真实又笃定,晚风偏凉,张新杰取下自己的外套轻轻盖在身旁这个只有睡着时才格外乖巧的人身上,然后静静看着不远处那片逼仄狭小的树林。眼前一幕幕场景划过,时间长河里记忆的碎片散发着莹莹微光。


       在时光飞速穿梭的罅隙里,他没有看见自己,却看见了叶修。


       其实他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叶修了。


       那一年他无意中发现新来的后辈邱非珍藏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笑靥明媚的少年,斑驳树影衬出他白皙的肌肤,微微弯着的眉像远山一般细又长,尤其是一双眼睛,美得惊心动魄,像是整个世界的烂漫色彩融进一片墨色,流光溢彩,逼得人生生挪不开目光。


       后来张新杰的心底就藏了个秘密。


       他未曾知道的是——照片上的这个少年在后来踏过孤寂寥落的荆棘之路,满身伤口跌跌撞撞地长大了,成了他要保护的新一个目标人物。


       张新杰自那一刻起看见了叶修,于是在恍惚之间忽然不知为何有些了悟。


       好像有些明白了关于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这么一个人的原因。就宛如莫名其妙一遮眼,满树繁花绽放,有一瞬间心脏砰砰直跳的感觉犹在胸腔,所有情绪轻而易举因他篡改。


       一个优秀的雇员不应该有自己的私人情感,尤其是在工作中。


       而他居然就这么栽进去了。


       更可怕的是,明明因为足够理智想要克制这种满溢而出的喜欢,明明想要保持距离所以故意冷淡疏离,可叶修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却让人怎么也办不到。


       他栽得这么兴高采烈满腔欢喜,义无反顾却也无可奈何。


       糟糕透顶。


-转-


       自那日晚上喝醉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叶修便敏感地发现张新杰有了些变化。


       至于是什么变化?


       简而言之,就是屁事更多了。


       以前——“叶修,十点到了,你必须回房睡觉。”


       现在——“叶修,十点到了,你需要保证充足睡眠。”


       以前——“抽烟?不许抽。”


       后来——“香烟里含有尼古丁等多种致癌物质,叶修,不要抽烟。”


       以前——“我是保镖,这些都是我的职责。”


       后来——“为了能更好保护你,这些都是必须要做的,抱歉。”


       以前——“你不能在没告诉我的情况下外出。”


       后来——“如果要出门,请第一时间告诉我。”


       以前——“一个好的保镖需要保证寸步不离。”


       后来——“你实在不习惯的话,我就悄悄跟着,不让你看见我吧。”


       以前——“辞退我需要十倍违约金。”


       后来——“如果我让你感到困扰了,抱歉。但是在工作完成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Excuse me?


       叶修觉得心很累。


       毕竟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都这么低声下气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像以前那么态度恶劣吧。这还是其次,最让他烦躁的是,看见张新杰对他眸色黯淡地说工作完成后就会离开,他第一反应居然是…莫名其妙的心疼和难过。


       疯了。


       可能只是习惯每早醒来都会有一个人靠在窗边然后对他轻轻笑着说早安;可能只是习惯每天早饭都会有人帮他温好牛奶抹好果酱还皱着眉让他少吃点甜的;可能只是习惯每每拿起一根烟就被人轻松按下看着他说不要抽;也可能只是忙得没办法时习惯一个人让他去睡觉然后自己在旁边帮他做事到天亮。


       张新杰本不是一个这么温柔的人,只是对自己格外宽容和隐忍罢了。可叶修却觉得一颗心逐渐软化软化,最终到了他控制不了的地步。


       叶修看着张新杰又疲倦了一夜在自己硬性要求下终于浅眠安然的样子,手指隔空轻轻描摹过那棱角分明好看又流畅的侧脸线条,忽而轻笑出声。


       这双眼睛睁开时是墨染般的漆黑,眼白却又干净,眼尾一点上挑,明明那么冷静淡泊,却在看向自己时生生被氲出纷呈的暖色。和他记忆里那双琥珀色的透明瞳仁一点都不一样,却又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


       叶修不是傻子。


       张新杰本就没有特意隐瞒的意思,毫无顾忌地暴露,不过是静静等待一个答案。但不想让叶修困扰,所以张新杰不明说。


       真是犯规。


       他微微抿下嘴角,若隐若现的弧度逐渐冷却成冰,像是裹了一层又一层呼啸吹来的冬风。


       我也想就这么普普通通过下去就好了,我也想偶尔试一试放下那些太过疲倦的情绪,我也想接受那些于我而言太过宝贵的爱与关心。但谁叫多年以前已经有那么一个温雅隽秀的青年笑意温暖地唤我“阿修”,纵容无奈与温柔,像是跌倒云端之前一碧如洗的蓝天。


       我有一些不得不要做的事。所以就这么最后一次了。


       对不起。


       然后,谢谢。


       叶修站起身来,披上风衣。


       他再没有回头。


       背影融入一片夜色中,湮灭无形。


-心-


       张新杰知道自己被用了药。身为一个FAI的精英成员,纵使对叶修毫无戒心,如果连叶修指缝里那点安神催眠的东西都闻不出来,他干脆回炉重造去算了。


       可张新杰没有开口,没有阻止,甚至就这么如他的意睡了过去。


       你曾以意气风发当歌纵马之态闯入万众目光,也曾在背地里笑容苦涩眼泪肆意流淌。你把所有不为人知的脆弱掩盖在云淡风轻的外壳下,却在酒精的作用下显露出冰山一角的难过。我这么想安慰你却找不到言语,我这么想抱住你却寻不到理由,我这么想说我喜欢你,可你却早已被另一个人占据心腔。


       就连我这么想要放弃,都只能是无疾而终。


       食髓知味,恋恋不舍,如罂粟般诱人入骨。


       叶修,你果然碰不得。


-诺-


       子弹穿胸而出的时候疼得撕心裂肺,即使受过专门训练也不敌人身体本来的脆弱。口中浓烈的甜腥和铜锈气被生生吞咽下去,张新杰举起手中锃亮的枪,面不改色,扣下扳机。


       “砰”。


       尘埃落定。


       想来自己现在已经遍体鳞伤,这么多次任务,倒是没有一次比得上这次凶险。张新杰边走,就边觉得有粘稠温热的东西从体内慢慢流失,他无能为力。直到血痕在地上拖出了一条蜿蜒绵长的路,蹒跚的步伐才终于顿住,张新杰一个踉跄,单膝狠狠跪地。


       指缝间的天空都已经模糊得不成样了,可又偏偏在这个时候想起那张脸,清晰得恍如隔日。


       他向来不是个爱许诺的人,可又偏偏重诚重信。


       你无法忘记,我也无法放弃。


       好像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他不想和叶修玩什么“多年之后你若未娶我若未嫁”的戏码,也不想禁锢他让他保全好自己,却更不想再也看不到这个人嬉笑怒骂。


       都说他冷静,却在面对叶修时失了一切原则。甚至冲动地一个人跑来找到那个让苏沐秋遇害的人,原因仅仅只是想要保留叶修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和软弱。


       如果在合约到底之前完成了你不得不做的事情,那么你大概也就不用再这么怏怏不乐落寞神伤了。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放任你不规律的作息和差劲的生活习惯。


       到底还是不放心。


       可是也无能为力了。


       最后的最后,张新杰彻底陷入黑暗前,好像听到有人撕心裂肺地大叫着什么,声音熟悉却又陌生。


       真累。


       但总算还是保护好你了。


-末-


       “先生,你要找谁?”FAI的接待人员笑容可掬地问道。


       “我要找——”叶修顿了顿,声音干涩到不像是自己发出来的,“张新杰。”话末带了自己都未察觉的小心翼翼与期待。


       “…抱歉,我们总部没有这个人。”接待员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歉疚地摇了摇头。


       叶修站在原地,步伐都僵硬。


       “查无此人”,比什么都残酷的说辞。


       就好像那些悉心保护与体贴的生活只是荒唐的南柯一梦,就好像那天他匆匆赶到时看到的满地鲜血横流只是错觉,就好像他从来都不知道有个人会真的愿意为他付出那么多,哪怕没有回报。


       失落,彷徨,无措。


       怎么办。


       他好像又丢了一个人。


       而且这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他再也找不回来了。


-终-


       “叶修,”苏沐橙在门口拖着行李箱,对他侧脸笑:“我走了啊,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沐橙…”叶修突兀开口:“你还记得张新杰吗?”


       “…张新杰?”苏沐橙有些疑惑地看着叶修:“他不是完成任务就回去了吗?”


       不是,不是的。


       百口莫辩般的无力让叶修如坠冰窖,最后只能勉强开口:“是啊。”


       原来他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啊。


       可正是这种不说的温柔才最让人难过。


       无以为报,也不知所措。


       “对了叶修,今晚记得去门口的小树林看看。”苏沐橙最后的话他都听不清晰了,恍恍惚惚如在梦中。


-忆-


       叶修最终还是来到了那片树林。


       其实他和张新杰的回忆并没有太多温馨的片段,唯一剩下的,可能只是那天傍晚喝醉后,身上模糊的温度,还有靠在张新杰身上时看见的那个线条美好的下颌。


       他就这么不动声色地丝丝缕缕侵入叶修的生活,而叶修这只正被温水煮的青蛙也甘之如饴,毫无所觉。


       如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叶修眯着眼,终于还是好笑一般地摇了摇头。


       期盼着什么啊。


       他摸出口袋里的烟,点火的动作已经不太娴熟,可那撮火苗还是颤颤巍巍地扬起了妖冶的光芒。


       原来时间才是最可怕的东西。习惯早已被腐蚀成沙,独有他一个人好像还活在过去一样不肯离开,步步回头泪满眼。


       总会过去的。


       总会过去的。


       ——“叶修,别抽烟。”


       然后略显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一只修长的手缓缓按下那根烟,力气不大却也不足叶修反抗。


       熟悉的脸熟悉的人,黑白分明的眼睛干净又浓重。


       张新杰。


-尾声-


       “…你为什么走了?”


       “委托者的心愿最大化完成,这是我的职责。”


       “为什么找不到你人了?”


       “受了重伤,总部把我接回去疗养,屏蔽了我的一切消息。”张新杰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那你为什么又回来了?”叶修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委托者张新杰,委托FAI成员张新杰保护叶修先生,为期一生,违约金为叶修本人。”他冷淡沉静地念出口,认真的样子倒真像是在介绍一份正经合约一般。


        叶修听着,就显露出一份不可思议的震惊样子,耳根却慢慢红了,一直蔓延到颊边。


       “叶修先生,你愿意在这份协议书上签字吗?”张新杰的语调一直不疾不徐,可话到末尾,终究有些忐忑不安。


       “咳。”


       “那哥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好了。”


       叶修装模作样地将拳头抵在唇边咳嗽一声,其实不过是为了挡住掩藏不住的笑意。


       张新杰紧紧盯着他,在看到那个笑容的一瞬间终于放松下来,上前一步,轻而深地烙下一个吻。


       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那些未能来得及表述的,知道的,了解的东西,请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一一尝过。以此为鉴,不枉一生。


      “叶修,我爱你。”


【完】


------------------题外话------------------
我就问一句!
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此人有病。


其实这个保镖梗来自一部电影…很老的电影了,不知道有人看过没。
——《中南海保镖》
嗷嗷嗷李连杰那个时候真的是我最喜欢的演员啊男神啊没得说啊!【没有暴露年龄谢谢w】


总而言之,这次考得不错,除了语文由于改卷老师错误让我非常不爽以外,其他都在意料之中。挺开心,母上也让我加油。


谢谢大家。
么么扎x

评论

热度(1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