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all叶】Seven Deadly Sins

火光:

补档。
ooc
中二
我来宣个群,我自己建的all叶群号160124179
欢迎大家催除我以外太太的更()



Arrogant——傲慢
“不过如此嘛。”孙翔坐在王座上。

指尖摩挲着铺在座位上的黑绒毛毯,孙翔偏过头看着无力地靠在扶手上的叶修。

那是曾经坐在这里的王,地狱的王者。

王袍已经破旧不堪,虚掩着身体。叶修的头靠在毛毯上,发丝混在
黑绒上不容分清。

孙翔手指滑过叶修的身体,那皮肤是有些病态的白,大概是魔王常年呆在地狱不曾见过阳光的缘故吧。

叶修的躯体上依稀能看见累累伤疤,有些口子甚至还在汩汩地流着鲜血。

指腹按住伤口,因手握战矛而布满茧子地手指压出了更多的鲜血。

用叶修自己的鲜血在半露的肩头书上两个血字——孙翔。

“王,愿意做你曾经子民的奴仆吗?”

他低头笑着。

无论这王位,还是叶修,都是属于他的。


Envy——嫉妒
叶修身上有青紫的掐痕和吻痕。

黄少天捏紧了手中的剑柄,他知道是谁干的。

孙翔。

怒意在胸中翻涌,黄少天还是强忍着走到叶修身前低声安慰。

他看着叶修从万人之上跌到现在,眼中的光芒却也不曾熄灭。

这永远都是他所憧憬的叶修,只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俯下身吻住叶修,细细舔砥他有些干涩肿胀的嘴唇。

为什么?孙翔可以对叶修做的事情他不可以?

凭什么?

手滑进宽大的长袍轻触叶修的皮肤。

没什么好嫉妒的。

黄少天啃咬着叶修的锁骨。

他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Anger——暴怒
“振作一点。”韩文清揪住叶修的衣领,“你这是什么废物的样子!”

他看着叶修整天无所事事,自从被黄少天送到他的领地以来就只知道倚在床上面容呆滞。

韩文清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

“你难道在思念那种屈辱吗?”

冷笑着撕开他的衣服,暧昧的红色吻痕清晰可见。

这不是他的宿敌,不是他的叶修。

将叶修的双腿向两边掰开,他躺在黑绒毯上整个人白的扎眼。

手指扣着地面,渗出的鲜血染红了毛尖,黑里有红泛着妖异。

韩文清发现叶修的表情俨然是在享受了。

既然如此,你就继续沉沦下去吧。

他的力度加大,手掌似是要将叶修的脚腕拧折。

他的暴怒,源于失望和嫉妒。


Avarice——贪婪
嘴唇若有若无的擦过叶修身上象征着他曾经尊贵地位的紫色纹身。

那是一条自锁骨蔓延至大腿内侧的条纹。

指尖顺着线条一路向下。

喻文州的眸光闪烁。

这是他觊觎很久的叶修,手上触摸着的是他肖想已久的肉体。

用手抵住叶修的嘴唇,探进去玩弄叶修的舌头。

直到亮晶晶的口水沾满手指。

还不够。

他好不容易接近曾经望不可及的魔王。

喻文州喜欢魔王微冷的神情。

想让那张秀气的面庞遍满潮红。

所以,这些还不够。

他想离叶修近一些,再近一些。


Sexual——色欲
抚摸着叶修的肌肤,细细感受上面的肌肉纹理。

王杰希听叶修嘴唇微张,吐出几声破碎的呻吟。

身上显出诱人的红色。

发丝紧紧的黏在额头上。

王杰希凑上去亲吻叶修紧闭着的双眼。

是这双眼睛,曾经在高高的王座上注视着他。

被魔王的目光扫过时,王杰希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奔流,那道冷冰冰的视线刺得他全身汗毛倒竖。

心口有些炽热,这样的魔王让人有征服的欲望。

王杰希却没注意过那道实现下面隐藏着的是温柔,没办法呢,魔王是不被允许给予温柔的。

王杰希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没什么大不了。

王杰希发现新的乐趣了,这种让叶修颠倒在欲海里的成就感也很棒。


Gluttony——暴食
周泽楷放轻步伐走向床边,看着叶修眼眸轻瞌,手搭在一边。

绣着金丝的薄被乱乱的堆在一边,周泽楷把它张开重新盖在叶修身上。

视线固定在暴露在空气中形状美好的锁骨上。

叶修刚被送来的时候那里满是红色的情色痕迹。

如今已经快要消失掉了,周泽楷满意的抿起嘴角。

他有时候会不理解叶修,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回到那个如今狼烟遍地战火四起的故国。

为了当回那个俯瞰众生的魔王吗?

周泽楷不这么想,他慢悠悠的爬到了床上。

所以要看住他,周泽楷碰到了一个冷冰冰的金属物体。

那是一副带在叶修手上的镣铐。

看着细白的手腕上被勒出一圈痕迹,周泽楷的眼底闪过心疼的神色。

都是为了前辈好。

他这样自我催眠,揽住叶修的腰亲吻他的后颈。

他给叶修的,是最好的。


Spiritual Apathy——懒惰
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

身上的疤痕如今只是隐隐作痛。

这样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不好,何必逼得自己那么辛苦最后空一场。

黑色的发丝垂下,曾经握着战矛的手如今空空如也。

手上的镣铐碰撞铛铛作响。

其实只要他想,这副手铐完全不能束缚住他。

千机伞落了尘放在墙角。

他在想要不要去重新执起自己的荣耀。


【END】


呜哇——你们真的不来找我玩吗?

评论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