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颜ぉ

[韩叶] 爱神什么的哪有这么好当

佑琪Matsuyuki:

总算赶在十二点之前写完了!这是一篇给我家CP  @阴天有雨 的情人节礼物(づ ̄3 ̄)づ╭❤~


一个设定韩叶两人都是爱神的小甜饼,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01




  




  “唉……又浪费了一天。”




  叶修看着电脑上跳到了第二日的日期,悠悠的叹了口气。




  离情人节还有一个星期,可他本年度的业绩还远远未达标,这让一直以来都很悠闲的叶修难得的有了点危机感。今年的业绩这么差,到也不能怪叶修业务不精,实在是这世间的大环境一年比一年糟糕。男的说找不到女票只能和基友撸啊撸,女的说找不到男票只能和姬友吃啊吃,难得能成,还有FFF团来搅局,弄得情侣们吹了一对又一对。这让叶修看着自己到手的业绩都吹了,很是有点惆怅,还有点心疼自己白花了羽毛化成的箭头了——箭头再怎么粗,异性恋没有目标,同性恋不敢告白,那还是没有用的。




  哦,对了,忘了介绍,这是叶修,性别男,年龄活太长懒得算,职业爱神。




  没错,就是那个会出现在欧洲宫廷壁画里面那个光着屁股、拿着弓箭、背着翅膀,俗名叫做丘比特,学名叫做爱神的那个神。当然了,叶修不会光着个屁股到处跑,那也实在是有伤风化。他有时候觉得人类也太可爱了,也许只是千百年前一个爱神为了撮合一对情侣用的一个形象,却被人类这么一直惦挂着,倒也还真的没人知道其实爱神们都是紧跟着时代的潮流与人类无二的——只除了多了双翅膀。而这多了的翅膀,也正正是爱神与人类最大的不同之处。




  




  不知道你有没有试过看着自己的男神突然心跳漏了一拍、心里头小鹿乱撞的经验?如果有的话,恭喜你,这是有一个爱神在你身后用自己的羽毛送了你一个火箭炮,你的男神也会因此对你有些好感。若是等你的男神也喜欢你和你互表情衷的时候,你的爱神就会在对方身后再射一个加农炮,这样你和男神之间就能连上红线,订立契约了。还有的时候,就是两个人早就互相暗恋,就等爱神这一箭让其中一个人有勇气告白,这样就能一箭双雕,爱神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当然了,连上了红线也不代表坚不可摧,有的人红线黯淡容易自行脱落,有的人红线太细容易被其他人撞断,还有更多的是你背着一个爱神的粗箭头向着人家可对方还觉得你硌得慌……只有小部分人,能够和自己钟爱的另一半有着跟拔河绳子那么粗的红线,怎么剪也剪不断。




  说起来,爱神这个职务,一直都是为了人间的延续而拼搏着,以前爱神们的工作倒是还好,但近年来天堂业绩却年年都在下滑,即使是强如叶修,看着自己不如往年的数据,感觉还是挺心塞的。但这始终是大环境的问题,有牛市就有熊市,虽然近年业绩不好,但叶修这么多年爱神当下来,也知道是不可能强求的,反正人类迟早又会来一波集体抑制不住体内泰迪洪荒之力的爆发,到时候就是他刷记录的时候了。今年顶多就是年终奖金少了点,橙武银武做少点,被宿敌超过还说自己玩物丧志而已——等等,最后一条不能忍。




  他身为爱神当中的业绩记录保持者,虽说平日里都是一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但当做起事来那认真的劲倒还真是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他。许多实习爱神一开始听到了叶修的业绩记录,都纷纷咋舌,总感觉自己努力个几百年也比不上叶修,更别说能在情人节那天的年度业绩榜上靠近叶修的名次了。而当他们真的见到了叶修,又不禁有点疑惑,这大神看起来就是天天呆在家里打游戏的样子,可完全没有半点工作狂的感觉啊,这记录是怎么来的?




  说起工作狂,倒是天堂当中有另一个爱神更符合这个标签,那就是韩文清了。




  许多新人看见韩文清,都要抖三抖。无他,韩文清的样子比起是个爱神,更像个FFF团的恶魔。天天板着一张脸,看起来严肃的不行,但业务却跑的无比勤快,每一年的成绩都足以让一众爱神们高山仰止。但很不幸的是,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点就到了年度榜的榜首。




  不用说也知道,榜首常客就是叶修了。于是乎,大家看着韩文清,总觉得无比可惜。而当韩文清超过叶修的时候,再看叶修与韩文清两个人一见面就火药味浓,舌枪唇剑个没完,“宿敌”这个称号也很自然的冠在两个人的头上,导致每一个老爱神都要对自家的实习生科普一番这两位大神的爱恨情仇。  




  但大家着实的误会的有些厉害,总以为这俩交恶,关系不好。其实两个人虽然从来没有澄清这个宿敌的关系,毕竟他们也确实是经常互相较劲,但叶修却没有半点讨厌韩文清的意思,反而一直都挺佩服韩文清这人的毅力。眼见韩文清虽然在这样的淡季还是跑上跑下不见人影的努力着,也没对自己明明连上了红线最后还很可能是无用功的情况感到气馁,叶修就觉得自己也该努力起来,为一个星期后的情人节好好刷刷数据,输给那个老家伙还得了?




  




  打算活动活动筋骨下凡跑业务的叶修伸了个懒腰,看着自己还不是很舍得退出的游戏界面,只得又想了想韩文清那张大黑脸,还是打算回来再玩。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叶修念叨了一句狠话便想下定决心关机走人了。




  “知道就好,还不快跑。”忽然的,一个熟悉的嗓音在叶修身后响起,差点没把叶修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




  叶修转过椅背,看着抱着手臂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快的宿敌,笑道:“我说是谁呢,走路完全没声音啊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韩文清没回答叶修的问题,而是皱着眉头道:“离情人节还有一个星期,你怎么还有空打游戏?”




  叶修回道:“我这是忙里偷闲,没看我现在就要下去做事了么?怎么,怕我一努力起来把你甩的看不见人影?”




  韩文清冷哼一声,看了看叶修桌子附近那些泡面碗,黑着脸道:“你是不是忙里偷闲你自己知道,等下看看榜单就知道是你甩我还是我甩你了。”说完,韩文清就大步流星的走了。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韩文清怎么突然就生气了,突然看见刚才韩文清站着挡住的桌子上有一个袋子,疑惑的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叶修顿时乐了,这宿敌估计是听说自己好几天在家里打游戏没出来,居然这么够意思的带吃的来看他了。叶修正吃着,觉得心里有些暖,忽然又想起韩文清最后那句话,便去看了看实时更新的业绩榜,顿时馄饨都吃不下了——




  “卧槽!韩文清是开挂了吗!怎么才两天不见就甩我一截了!”




  




  




  02




  




  叶修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他抱着双手,无比凝重的看着榜单,脑海当中浮现出当年一个个出奇制胜的招数,又被他一一否决掉,毕竟现在这个大环境确实不怎么样。




  叶修还在想着,包荣兴倒是进来了:“老大!还有一个星期就情人节了!”




  包荣兴是叶修带着的实习爱神,叶修对自己这个脱线的小弟总是比较耐心,缓了缓脸上严肃的神色,说:“怎么哭丧着张脸,成绩不好吗?”




  “是啊,”包荣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老大你好厉害,就算这几天都在打游戏但业绩一直在涨,我明明都下去射了很多箭了,怎么就不见涨呢?”




  叶修一边想事,一边教包荣兴:“我之所以一直在涨呢,是因为我之前一直都在找那些需要长时间培养感情的预备情侣们,通常他们临近情人节的时候都会趁这个机会提早告白脱团,这样就有人陪着一起过情人节了,自然我的排名也会上去了……可你现在前面没有很好基础的话,就只能弃长期改走短期路线了。”




  包荣兴不解的问:“那怎么走短线啊?”




  “我们作为爱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怎么观察,怎么发现爱,这样才能把目标们连成线。而且要时刻紧跟潮流,像那些经常用约炮APP的就可以剔除掉了,因为就算给连成线也很容易断掉。我的长期是因为我很早就观察了很多目标,所以成功率高。而目前离情人节的时间太短了,只能尽可能的把那些急于脱团的人找出来,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心意,勇敢的上了,这种渔翁散网式的射箭总会有很多成功的。”叶修故作深沉道。




  “可是老大,”包荣兴继续问,“那要怎么才能把那些人找出来呢?”




  “咳咳……”叶修的故作高深莫测被包荣兴一个问题就弄得破功了,他有些尴尬的说,“这个,我暂时还没想到……总之,你可以往高科技那边看看,现在很多人都是用手机通讯的,说不定会在里面发现能成的。”




  包荣兴一听,高兴的不得了,也不管可不可行,激动的抱住叶修道谢,跟着就风一样的要去在茫茫信息海中找真爱了。




  叶修叹了口气,但脑子里面还在想着他刚说的话……急于脱团……紧跟潮流……忽然,叶修一个激灵,重新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字,没过一会儿,就转而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屏幕记录着什么。




  只见屏幕上赫然是微博的页面,而叶修刚刚就用了自己一个蛮多粉丝的微博发了一条:“日本推特都转疯了!只要在看到这张图片的十秒内迅速转发,再去找你喜欢的人说话就会马上获得回应!”附一张其实半点用都没有的低像素图片。




  没过多久,微博的转发量极速增加了,因为许许多多人都表示自己的男神或女神回应了自己的告白……




  叶修对着屏幕一边biubiubiu的用魔法羽毛射箭,一边露出一个微笑,作为一个爱神我也只能帮到这了,深藏功与名啊。




  也不知道老韩看到成绩变化会有什么反应呢,叶修想。




  


  




  03




  




  叶修的业绩迅速上升,增长速度让留意着实时榜单的各位大神小神们愤懑的表示叶修这货肯定开挂了。叶修则继续帮助着广大单身狗实施着脱团大业,很多时候人们脱团与否,其实只是看有没有这个勇气去上,以及对方有没有再多一点的好感。作为爱神,并不能控制人去爱上谁,而是等人们爱上了,才让人们意识到爱情的来临。所以说,人类一直把爱神们的神力看的太夸张,只有爱神们才知道,要揣摩人类们的心意,其实太难了。




  毕竟有的时候,他们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懂。




  




  叶修正想把自己这个新方法跟包荣兴说,却看到包荣兴拿着自己的魔法弓愁眉苦脸的过来了。他连忙问:“怎么啦?”




  包荣兴苦着一张脸说:“老大说完那个方法之后,我就马上去找,于是发现了很多正在暧昧的人们,就一顿乱射。业绩是涨的很快了,但弓不小心被我弄坏了,不知道怎么修回来,就来找老大了。”




  叶修一看,这只是普通的磨损,就帮包荣兴补了一下,也十分欣慰自己教出来徒弟只用他提点一下就上手这么快,还是天赋很高的。等补完了,他随手把弓递给包荣兴,示意让他试试准头,便转回去继续看微博了。没想到,才刚转头,叶修就感到有一个尖锐的东西穿过他的翅膀,直达后心。一种酸酸麻麻的感觉在心脏绽放,随后消失于无形,但心口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填的满满当当。




  叶修:“…………”




  包荣兴着急道:“老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准头有点歪,我一个不注意就……”




  “哎,我没事,本来这箭就无害,你下次小心点。”叶修还是第一次经历那种古怪的感觉,但肉体倒是没有什么伤害,安慰了包荣兴一下就挥挥手让他先回去了。




  




  叶修还在消化着心里那股奇怪的悸动,毕竟他当爱神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自己人的箭射到,也没有什么记载说爱神如果中了爱神的箭会怎么样,毕竟就他所知的,也没什么爱神有谈过恋爱。




  正当他还在奇怪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又进来了。




  “叶修,你到底是做了什么,怎么增长得这么快?”韩文清气势汹汹的开口道。




  叶修一抬头,看着韩文清几百年如一日的样子,突然觉得很恍惚。心脏就像是被一只手轻轻拨弄了一下,受到刺激而跳的就像要跳出心口一样,脸上也因此迅速的红了起来。叶修突然觉得,韩文清这种又生气又真的是好奇的态度还蛮可爱的——等等,可爱?




  韩文清看着叶修看着他发呆,愣了愣,道:“你怎么脸这么红?”




  “……穿太多,有点热。”叶修一本正经道。




  “你确定?”韩文清走过去,摸了一下叶修薄薄的长袖,正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被自己居高临下靠的极近的叶修有些局促不安,连带着韩文清自己也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太对。




  一时间,倒也没人说话,韩文清的手指就这么轻轻搭在叶修的手腕上,温热的体温通过布料传达到叶修的皮肤上,却让他觉得皮肤有些刺痛,就连呼吸都比以往急促了。




  糟糕了,肯定是爱神被射箭后有什么副作用——叶修如是想。他轻轻动了一下手腕,韩文清也入梦初醒的退后一步。叶修有些尴尬的打着哈哈,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次却更想故意刺一刺韩文清:“身为我的老对手这么多年了,你以为你过来说几个字就能套我的商业机密吗?太天真了。”




  韩文清冷哼一声:“不管你做了什么,也是赢不了我的。”




  “您说笑了,我要是努力起来你也是够呛的,还是多多加油吧。”叶修笑着说。




  “榜上见。”韩文清好似不想再和叶修说太多垃圾话。




  “就知道你要说这句,榜上见。”




  




  




  04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年终榜单的排位争夺战也越演越烈。大家都拼了命的刷业绩,但越是临近情人节,大家的关注点也越来越奇怪了。




  “叶修好厉害啊,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涨这么多的,一下子就是第一了。”




  “韩文清也好强啊!啊,他又超过叶修了!”




  “不愧是最强宿敌,这么胶着我还是第一次见。”




  “哎,我听兴欣那边的人说,就是韩文清去找了叶修之后叶修才爆发的哎。”




  “哇——有八卦——”




  正当所有人都议论纷纷这场年度第一到底花落谁家的时候,一个主角一直呆在凡间忙得让人担心他有没有休息过,而另一个主角则是当了一个家里蹲,就连和他最亲近苏沐橙也不知道叶修最近在干嘛。




  叶修自然是在网络上努力的刷着业绩了,但与此同时,他却发现自己无比在乎那个在榜单上和自己一直牢牢黏着的那个名字。




  自己能在家里渔翁散网,但韩文清一直在凡间忙活,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力气,更没听说他这几天又回去歇息的消息。叶修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一边忙着和韩文清较劲,一边又莫名其妙的担心着韩文清。担心他有没有好好休息,担心他会不会太拼。而叶修为了回馈韩文清这份努力,也拼老命的刷数据——于是乎,群众看着一骑绝尘的两人,只能八卦一下了。




  叶修觉得这种既担心又要较劲的自己简直是神经病。




  




  等到情人节当天晚上,爱神们纷纷集合在了一起,就等着公布自己辛勤一整年的结果,以及能发多少年终奖的时刻了。




  叶修站在被蒙上的榜单大屏幕前左顾右盼,但等来等去都没等到自己想要等的人。他盯着自己的手表,眼见着时间都要到了,想见的人还没来,未免有些心急,脚下便轻跺了两步。




  这时,一个熟悉的体温贴上叶修的肩膀,抬头一看,正是姗姗来迟的韩文清。




  “老韩你可真努力,奋斗到最后一刻啊。”叶修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嘴下不饶人的调侃。




  “当然,要不然怎么赢你。”韩文清说。




  “那我拭目以待。”




  




  “哇——”




  韩文清与叶修两人还在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那个标着排行榜的大屏幕倒是措不及防的亮起来了,等众人一看顶头的那两个结果,纷纷哗然。




  叶修、韩文清——两人竟然并列第一!




  这两人争了这么多年,也就今年争得最厉害,但谁都没想到竟然会如此巧合的并列第一,一时间所有人都议论纷纷,嗡嗡嗡的声音在整个会场环绕着。




  “…………”叶修显然也是惊呆了,他缓了缓,道,“我倒没想到,我们俩谁都没赢,这结果倒也有趣。”




  “那倒不一定。”韩文清道。在叶修疑惑的眼神中,韩文清拿起了自己的弩,对着自己心口就是一箭射去。再然后,他勾起了嘴角,笑道:“来看看我这一箭会射给谁,我又能不能赢?”




  “你……”叶修的瞳孔微微放大,他很明显的知道韩文清接下来要做什么,心跳的轰鸣震颤着他的全身,韩文清抬起弩直指他的动作就像慢镜头,简而有力,让人难以忘记。




  他喜欢我——这个巨大的念头就像客厅里面出现一头紫色的大象一样塞满了叶修的大脑。




  “Biu——”一箭过去,直中红心。




  大屏幕上韩文清的分数噌的超过了叶修。所有人更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反转,纷纷朝韩文清的方位看去,却发现韩文清与叶修中间有一条粗的像拔河绳的红线,以一种只有爱神才会看到的方式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




  叶修感觉整件事实在太不真实了,先不说自己怎么就成为韩文清的契约对象了,韩文清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他的?




  韩文清仿佛知道叶修在想什么,他说:“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我只是赌一把,看来我赢了。”




  叶修依然是不可置信的样子:“那你怎么知道你喜欢我?”




  “…………”韩文清似乎不是很想说,顿了顿,道,“之前小宋不小心把他的箭射我身上了,我才意识到……所以才带着馄饨找你。”




  叶修突然大笑起来,“那看来你可真狡猾,这次算我输了。”




  “什么算你输了,你这次就是输给我了你得服了。”韩文清意外的露出得意的表情。




  “爱神真难当。”叶修摊手道。




  “爱神什么的……”韩文清凑过去,无视了所有人惊奇的眼神,拉过叶修的领子,把唇合上去,“哪有这么好当。”




  




  




  




  



评论

热度(548)

  1. 思君颜ぉ佑琪Matsuyuki 转载了此文字